刀伸進子宮…臨床研究員噩夢纏身 看見當年「流掉她」過程

鍵盤小檸檬/好文製造機

駐站作家募集中!不論是有趣、感人、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二三事!

點評:可憐的孩子。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網友真實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看得見的是否永遠不消失,而看不見的是否永遠不存在?

午夜夢迴時,這句話常在我耳邊響起。從小我就能感應到不存在這個世界的朋友,或許在人闔上眼睛後不代表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雖然目前尚未能證實這些事,但至少我是這麼相信著。

在醫院工作或學習,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當然也會經歷許多不一樣的奇聞軼事。這是一個醫院值班室的故事,當一陣涼風從後而來直撲我背脊,這種寒意已讓我分不清是另一個世界的訊號、還是心裡最深的恐懼。

「C棟5151 119,CPR!CPR!」

▼附圖為示意照,內文與照片中人物和地點、機構無關(圖/記者姜國輝攝)
▲醫院護理人員,護理師,看病,生病,護士,白衣天使,生病(圖/記者姜國輝攝)

這樣的廣播聲,有時候能在一晚響起兩到三次,每次跟學長姐跑完狀況回值班室後,我都過許久才能入睡。那次就在我極度疲倦又睡不著的同時,「咿呀呀」的,門緩緩的開啟。我心想,誰這麼晚還推門進來,剛剛大家不是都在打呼了嗎?

究竟是誰進來了呢?我著看手錶上的時間,2:38a.m.,該不會是開錯門的吧?我使勁的想爬起來看到底是誰來了,但疲憊的身心讓我頭連抬也抬不起來。

「唰……唰……唰……」只聽那沉重的腳步聲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我下意識把棉被抓得更緊,雖然那聲音聽起來只是有人正拖著沉重的身軀行走,卻著實令人頭皮發麻。

嗯?不見了?腳步聲突然在我背後大概一公尺左右停止了,時間如凝結的水珠一樣凍結,感覺就像有人拿槍抵住我的腦後,只是不知何時將扣下板機。

不是吧……該不會是那種東西?在好奇心驅使之下,我終於有了些許力量,緩緩起來準備迎接正確解答。

轉身的瞬間,我瞄到一個人形黑影正對著我,看不清容貌,我卻很清楚那是個女生。我好後悔轉過來!跟祂對上了眼,那股怨氣寒徹入骨,我想我是跑不掉了。

『我好恨啊……我好恨啊……為什麼要殺我……』

▼圖/《咒怨:最終章》劇照
▲▼《咒怨:最終章》劇照(圖/《咒怨:最終章》)

黑影發出聲音的同時,還弄出了類似影片的畫面給我看,我被強迫觀看著突兀的微電影:一個形象模糊的媽媽懷著胎兒,我的視角突然轉成胎兒,轉瞬間,一把刀子從體外伸進子宮,不停的捅著我,而我只能任憑刀子隨意插來插去,直到最後,我被切得血肉糢糊……

此時一股意念傳到我腦中:『為什麼我沒有?我什麼都沒有!我是大姊啊!東西應該分四份,我也要……』

黑影女孩怒氣衝天的說,我愣愣的聽,別無選擇的如待宰羔羊般動彈不得,喊不出聲,只能看著周圍的人睡得香甜。就在我極度驚恐的時候,啪的一聲,我好像被解除封印一樣的「醒」來了。

弔詭的是……手錶正走到2:40a.m.。原來這一切才過了兩分鐘的時間,而我卻覺得像度過了兩個小時。

--

▼附圖為示意照,內文與照片中人物和地點、機構無關(圖/記者姜國輝攝)
▲醫院,門診,掛號,領藥,輪椅,排隊領藥,老年,生病,病房,走廊,健保,醫療,終生照護(圖/姜國輝記者攝)

「今天有新住院病人喔,你們去做一下簡單的訪談!」學長快速的交給我和學姊一份今天住院病人的資料。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們想跟王媽媽您做個訪談。」學姊親切陽光的聲音貫穿整個冰冷的病房,而我因為昨天沒有睡好的關係,幾乎是眼睛半閉著走路。

聽到學姊那麼開朗的聲音,我當然也要努力擠出微笑,畢竟視病猶親可是醫院的宗旨。

抬起頭那瞬間,我感覺全身細胞都在敲鑼打鼓,但是外面卻是冰天雪地。要訪視的病人是位媽媽,而這位媽媽……就是我在夢中看見的那位。夢裡看得不清楚,但看到她本人,整個感覺都回來了。

「學姊,我不舒服,先到外面去一下。」我有點崩潰的說,踏出病房外,我明顯感到心跳的震盪,令人窒息。

不過沉澱後的我想想,不就是個惡夢,巧合吧?

這樣想之後果然好多了,到了那天晚上,我獨自造訪病房,很快的跟那位媽媽熟絡了起來。

「我有三個女兒,最大的都念研究所了呢!」王媽媽開心的說。

「阿姨~您只有三個女兒嗎?」我下意識的問,儘管想擺脫掉夢境,卻還是不自覺的問了出來。

「是啊!我們家加我共有四朵花。」王媽媽把手放在臉旁比了比。她雖然已經五十歲了,但還是很俏皮。

每天到病房,我都會跟王媽媽天南地北的閒聊,而那個夢,早就被我拋到九霄雲外了,就當作是壓力大吧。

--

「躺在自己的床上就是舒服開心。」想著等一下就要睡在我親愛的床了,好不容易得來的休息,我要大睡特睡,經過一夜好眠睜開眼睛,天微亮,心情真舒爽。

「咦?那是什麼?」除了牆上的掛鐘指著5:10 a.m.外,左邊還有一團黑影不安分的靠過來……

『你為什麼沒有說?為什麼?』黑影越來越清晰,忿恨不平的說著。

我知道那是誰了,原來是值班室裡的黑影,因為那場惡夢微電影突然又開始了……

我發不出聲音,無語的看著祂。這麼兇的質問我,也給我機會回答吧!可是眼前的我無法思考那麼多,此時祂掐住了我的脖子,而什麼咒語翁馬尼八逼Q我都默念了……還是無效。

在我的人生跑馬燈都快跑完時,又是啪的一聲回到我看到時鐘的原點,時鐘指著5:12 a.m.。又是兩分鐘,卻搞得我像整輩子都玩完了。這次我決定弄清楚怎麼回事,不然我不知道……下次會再發生什麼事。

--

「王媽媽早安,情況怎麼樣啦,還好嗎?」雖然嘴上掛著微笑,親切的問候,可我內心的疑問及恐懼已經滿出來了。有人相信玄學、有人不相信,我在該問與不該問的十字街口徘徊。

問了!

「王媽媽,我好愛亂做夢,我夢見一個女孩子說她是你女兒呢!是大姊,我實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她還說什麼她好恨……妳不是只有三個女兒嗎?」我打哈哈的說,將事情修飾了不少。

「那她還說了什麼嗎?」王媽媽一改往常俏皮的樣子,看似沉重的提問。

「嗯……就表達不滿,然後說她也要分一份東西。」我幽幽的說。真想趕快點結束這個話題,明明只是分享夢境內容,怎麼那麼沉重?「沒什麼啦,我亂夢的,不要在意。」

「還是謝謝妳的分享,我知道了」

--

過了約莫一個月,平平靜靜,倒也沒發生什麼事情,終於來到王媽媽出院回診的日子了。

「我其實還有一個小孩,在三姊妹之上,也就是排行大姊,因故沒有出生。多年來,我一直希望她投胎去好人家了,結果沒有……我跟我先生做了簡單的祭奠、也說了些話,希望她能放下。」王媽媽眼睛裡噙著淚水道出這些話。

當下的我除了震驚外沒有別的想法,只能安慰王媽媽。但聽完後,我也一掃之前的恐懼,誠心的希望這個女孩已經接受、並且放下。

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嗎?沒有,大概又過了將近半年,有天晚上,一個白影慢慢朝我走過來,這次不是逼近,姿態悠遊自若。祂先向我彎腰鞠躬,然後漸漸縮小,變成了一個穿紅肚兜的小孩。

『謝謝妳,我收到也已經放下,現在要去投胎了。』紅肚兜小孩恭敬的說完後,一蹦一蹦的消失在霧裡。

--

看得見的是否永遠不消失,看不見的是否永遠不存在?雖然我到現在還沒找到答案,但是尊重生命及眾善奉行,已然變成我的座右銘。


感謝網友祤熙投稿【7月小檸檬職業達人有獎徵文】,鍵盤小檸檬每月固定舉辦有獎徵文,歡迎自由加入投稿除了優勝者可獲得獎金,人人都有機會成為簽約作家喔!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鍵盤小檸檬官方噗浪

 

2017年08月1日 11:50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20171017不准不漂亮EP14 對抗地心引力!電眼、美胸不能垂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