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賣五月天黃牛票的人 後來怎麼了?

呵呵呵

五月天目前正在高雄舉辦「LIFE人生無限公司」巡迴演唱會,所屬公司相信音樂為遏止黃牛票,日前在臉書與演唱會現場公佈「取消入場票券名單」,作法讓粉絲為之叫好,不過,除了這些人無法入場外,賣黃牛票的人後來怎麼了呢?《鍵盤大檸檬》整理給你看。


▲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巡迴演唱會。(圖/相信音樂)

台北市廖姓女子將「五月天2016最終章自傳復刻版演唱會」2880元門票,以6千元轉售圖利,被法院裁定沒入門票,罰2千元。

台北市馬姓男子將「五月天2016最終章自傳復刻版演唱會」原價共12000元門票2張,以14000元轉售圖利,被法院裁定沒入門票,罰3千元。

台北市徐姓男子將「五月天Mayday2016臺北跨年演唱會」3880元門票,以15500元轉售圖利,被法院裁定沒入門票,罰2千元。

台北市王姓女子將「五月天2016最終章自傳復刻版演唱會」2880元門票,以8千元轉售圖利,被法院裁定沒入門票,罰5千元。

台北市周姓男子將「五月天2016最終章自傳復刻版演唱會」2880元門票2張,以共計12000元轉售圖利,被法院裁定沒入門票,罰5千元

除了以上案例,被抓到的黃牛賣家還有很多,一一列出的話,這篇文章恐要爆表了,在此呼籲「沒有購買,沒有黃牛」,雖然很想以行動挺偶像,雖然很想一睹他們風采,但加價買黃牛票,絕對不是支持,而是在傷害偶像啊!

PS:歡迎參觀東區馮迪索的粉絲團

關鍵字: 五月天演唱會黃牛票社會秩序維護法取消入場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毒針打到脫肛吐血!動物實驗室內部影像曝光 猴貓狗替人類試毒到死

毒針打到脫肛吐血!動物實驗室內部影像曝光 猴貓狗替人類試毒到死

實驗室人員會將輸管強行塞進小狗的咽喉餵毒,也會暴力地從籠子裡抓出小猴子,並用特製的鐵架將牠們控制住...

半邊臉皮都磨掉了!腦癱男童疑遭老師虐待,母心痛:我一直問,他不敢講

半邊臉皮都磨掉了!腦癱男童疑遭老師虐待,母心痛:我一直問,他不敢講

Masau的媽媽心急地都哭了!她不斷問兒子到底發生什麼事,但因Masau無法正常表達,他只是邊哭著邊回答媽媽,「老師很調皮!老師很調皮!」

要求「13隻鸚鵡」出庭作證!法院審理走私案,法官問鳥:你們要去哪?

要求「13隻鸚鵡」出庭作證!法院審理走私案,法官問鳥:你們要去哪?

由於這13隻鸚鵡確定是當地「禁出口政策下的動物」,因此,全案進入起訴、審理階段。然而該案的法官Manish Khurana,卻做出了令外界和整個法庭都驚嚇的舉動...

比小說還離奇!推理女王「失蹤整整11天」 百年後真相仍無人知曉

比小說還離奇!推理女王「失蹤整整11天」 百年後真相仍無人知曉

警察調查克莉絲蒂的住宿紀錄時,意外發現她居然以丈夫情婦的姓氏編造假名入住,也讓警方懷疑這次的失蹤事件,說不定是克莉絲蒂自導自演這齣耗費了大量人力和資源的「失蹤戲碼」。

親人過世「擺樹下任由發臭」!峇里島屍體村遍地腐屍 過路還得付錢

親人過世「擺樹下任由發臭」!峇里島屍體村遍地腐屍 過路還得付錢

金塔瑪尼附近有一個神祕的村莊,叫做杜陽(Trunyan),位於巴杜爾火山山腳下,位置偏僻、連外道路不便,只能搭船越過巴杜爾湖,才能進入村莊。

穿慈濟制服做善事被揶揄「繳百萬」 志工嘆:只有繳400元哪來百萬

穿慈濟制服做善事被揶揄「繳百萬」 志工嘆:只有繳400元哪來百萬

母親小時候是苦過來的,他見不得這些還堪用的東西被棄若敝屣,媽媽一邊整理一邊抱怨,我知道母親抱怨給我聽其實有弦外之音,媽媽不希望我也成為這種人。

垃圾屋10年沒打掃!爛軟男整天菸酒「靠養父母塞錢」 孤獨死滿身蟑螂

垃圾屋10年沒打掃!爛軟男整天菸酒「靠養父母塞錢」 孤獨死滿身蟑螂

廚房內仍舊堆滿廚餘及垃圾,打開流理臺的櫃子,裡面有許多開過且發霉的麵條與乾貨,熱水瓶還插著電,但裡面早就沒有水。

屍臭飄到巷口無人問!獨居男死亡多日 表哥「夢到黑白無常抓他」上門見垃圾山

屍臭飄到巷口無人問!獨居男死亡多日 表哥「夢到黑白無常抓他」上門見垃圾山

這次要處理的現場位於一樓,住家的前鐵門已遭外力破壞而大大敞開,破碎又鋒利的玻璃散落了一地。有幾位看起來像住在這兒的民眾與一位警方人員站在門外。

12星座怎麼「斬斷爛桃花」 射手先別太博愛 牡羊容易陷入幻想戀愛

12星座怎麼「斬斷爛桃花」 射手先別太博愛 牡羊容易陷入幻想戀愛

愛情真的需要耐心等待,但遇到不對的人也得勇敢say bye bye~12星座為什麼會遇到爛桃花?請繼續看下去!

中客撕毀連儂牆!網友疑問「言論自由」界線 律師:不是為所欲為

中客撕毀連儂牆!網友疑問「言論自由」界線 律師:不是為所欲為

看到大家總是拿著言論自由出來講,其實很令人開心,這代表著言論自由深植台灣人的人心;但另一方面也覺得有點可惜,因為言論自由雖然深植人心,但好像是一種不太正確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