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出門散步找靈感,小心撞見「他們」上街抓新郎

一旦遇到了,躲都躲不掉...

深夜問題多,回家最安全?小心,路燈下的七爺八爺。
文/流語

那是在某個靈感枯竭的深夜裡,所發生的一件事。

呆坐在電腦前幾小時,一個字也打不出來的我,決定出去外面透透氣,放鬆放鬆心情。
當時大概是凌晨兩點多吧……別問我三更半夜的怎會跑到外面閒逛,因為我本來就是一個經常熬夜寫稿的夜貓子,加上我家附近治安算良好,沒什麼飆車族出沒,所以在半夜時出到屋外透透氣,是我經常會做的事情。

當然,像這樣離開家,到街上遊蕩,倒是很少會做的事就是了。

說起來,深夜比白天寧靜許多,也沒有毒辣的太陽,街道上呈現出最原始的風貌——路燈沒壞的話啦,哈哈——真的,別有一番曠古幽深的風情。
我就這麼悠閒自在地走著。

可能因為我家位處市郊的關係,一路閒逛下來,也沒遇上半個人。
當然,其實我也沒想著要遇上誰,大半夜的,你知道嘛,要是突然看見一個穿著白衣的女人在騎腳踏車,是會嚇死人的;還有,雖然我是個男人,卻也不想自己的菊花遭到莫名的汙辱啊……你知道的,時代不同了嘛,哈哈。

就在我感覺整個思緒逐漸變得靈活起來,之前斷掉的靈感如湧泉般開始浮現諸多的劇情片段,於是想要轉身回家繼續寫作之時,我突然看見,前方的路燈下隱約像似站了兩個人。

待我定睛一瞧時,一股既冷又麻的寒氣,瞬間從我的背部一直線抽麻到了腳底板!

站在路燈下的赫然是一對七爺八爺!那一高一矮的懸殊身高、一白一黑的標準裝束,就跟戲裡演的一模一樣!手裡還拿著令牌跟勾魂鏈,就那麼動也不動地朝我看來……

見鬼了!他媽的!
我當場便想用力揉眼睛,確認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卻又害怕自己看見祂們這件事被發現,進而引發什麼不可測的恐怖後果……想轉身奔逃,又怕萬一轉身逃開,那兩個七爺八爺就會立刻從後面追上來!

我嚇得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整個人呆在了原地。
該不會是我大限已到了才會看見祂們,祂們其實是來勾我的魂魄的!?
該死!該怎麼辦才好?

我的視線完全不敢與祂們相交,只能眼神飄忽地用眼角餘光偷偷地瞧著祂們——因為我更怕祂們突然朝我衝過來,然後用手上的勾魂鎖鏈把我鏈走啊!
他媽的!超恐怖的啊!
我的心臟撲通狂跳得快要從嘴裡跳出來,那兩個七爺八爺就那樣持續動也不動地看著我。
我頓時陷入了進退兩難、舉步維艱、手足無措、滿腦死線、生死交關的人生最大危機!在這危急關頭,我的腦海中像是迴光返照般走馬燈地刷刷刷刷刷之後,浮現出一句最適合解決當前危機的至理名言:
今天你不捅死對方,明天對方就會捅死你!

幹!捅得死才有鬼!

瞬間,我明白了一件事情。
我如果再繼續站在這裡,肯定會嚇到心臟麻痺而死!
於是,我索性不管地直接轉過身,快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曾經,我無數次地幻想過,自己能夠擁有那堪稱武術中最高境界的「心眼」,卻從來不曾想過,我竟然會在陷入這種極端恐怖的時刻時去領悟到這項絕技!即使我沒有回頭去看,我依然可以經由背後「那大大張開的心眼」,清晰地感受到那兩個七爺八爺在我轉身逃走的瞬間,超快速地朝我背後一直線靠來!
靠杯!超恐怖的啦!!!
那七爺八爺的移動方式,還是一直線移形換位的那一種「登、登、登」的瞬間移動啊!


(圖/翻攝自爆料公社)

這什麼鬼心眼覺醒得真不是時候啊!我可不可以不要「看得」那麼清楚啊!
我幾乎快要大叫狂奔了,但我一點也不敢回頭去確認,我的心眼的等級是否夠高,祂們是否真的「登、登、登」地朝我追來。因為我知道,人有三把火。頭頂、兩肩各一把。一旦我轉頭將肩膀上的火弄熄滅,我就肯定完蛋了!
所以,我只能加快腳步逃回家中,或者,能遇上個路人也好!

SHIT!
就在我如此深深冀望的下一秒,我當場看見,本來沒半個人影的路邊,突然冒出了一個穿著白衣的長髮女鬼,站在路邊齜牙咧嘴地吐著舌頭,吊著翻起的白眼珠,一臉蒼白地瞪著我!
假的!我的眼睛業障重!
我當機立斷裝作沒看見,完全不理她地繼續向前疾走。
見鬼啊!我後面現在肯定跟了三個鬼了啊!!!

就在我精神崩潰到幾近將心臟炸掉、整個人感到欲哭無淚之時,忽然我的眼前一花,一隊吹著嗩吶、敲著鑼鼓、扛著大紅花轎的嫁娶隊列,就這麼毫無預警出現後,從前方直直地往我走來!
我快昏倒了。
南無阿彌陀佛、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南無阿彌陀佛、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南無阿彌陀佛、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南無阿彌陀佛、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南無阿彌陀佛、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

沒用!

要是有用的話,那一隊不符合朝代與時間的嫁娶隊列就應該瞬間消失無蹤,又或者我全身上下應該照射出萬佛朝宗般的璀璨佛光才對啊!
我兩條腿當場就軟了,完全無法動彈,再往前一步,我就跪了。
完蛋了!

如我所想的,街道那麼大,那一隊應該「靠右行駛」的嫁娶隊列卻斜角地一路朝我靠來,停在我的身邊,那一頂大紅花轎「匡」一聲,落在我左手觸手可及的地方,花轎前方的布簾就這麼一掀,一個女人跟著從花轎裡探出頭來。

必須說,這個探出頭來的女人長得非常漂亮,即使帶著鳳冠、穿著霞帔嫁服,依然難掩其出眾的姿色。問題是,那一整排停在我身邊的整個嫁娶的隊列,在這一刻竟然全部變成了白臉紅腮的紙紮人!

超恐怖的啦!我快閃尿了!

那花轎裡的女人卻完全不在意我是否已經尿了出來,逕自地伸出手,拉起我那僵硬到完全不聽使喚的左手,將一個樣式古樸的玉珮塞進我的手心裡。

「夫君,我等你,今生今世我就是你的人了。」

喂,妳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他媽不記得曾經在路上撿過什麼詭異的紅包袋啊!
我很想這麼大喊,可是我的嘴巴已經抖到說不出話來了。
等等!
「等我」!?
這意思是說——我現在還命不該絕了!?
當場,我忍不住長長地鬆了口氣。

未料,那女人接著又說:
「今晚就是奴家期待已久的洞房花燭夜了呢〜」

啊啊啊,妳嬌羞得真不是時候啊!!!

「時候到了!」
就在我感覺肛門也想跟著失控之時,一道極度粗曠的嗓聲突然從我的身後傳來,那嗓門之大猶如當場宣告了我的死期!
我嚇得下意識轉身看去。
媽啊,鍾、鍾馗啊!?
那個看起來就像是鍾馗無誤的粗魯漢子,就這麼一個腳步聲也沒發出,突然出現在我原本的身後,下一秒,我驚覺自己似乎從今晚起就要在陰間成為他的妹夫了!


(Photo credit: NICK@TW via Foter.com / CC BY

「什麼叫做時候到了!你知道你遲到了幾個時辰了嗎?大哥!!!」
出乎意料地,朝鍾馗大吼的,是之前那個站在路邊的女鬼。

「妹妹別生氣……大哥最近的業務特別繁忙,我也是忙完後立刻就趕了過來,準備陪妳去相親了啊!」
「相你個大頭鬼!現在都什麼時辰了,還來得及去相親嗎?我這都還沒梳妝打扮呢!」
鍾馗一看,當場責怪似的望向了正「登、登、登」朝他靠來的七爺八爺。
「馗哥,這不能怪我倆兄弟啊,你也知道你妹妹一旦發火就很難安撫……我哥倆為了怕她亂發脾氣傷及無辜的陽間之人,還特地一直守在這裡等你過來……你瞧……」
那七爺八爺同時往自己的臉上指去,這時我才發現,祂們兩人的眼睛上,一人一個偌大的黑眼圈。

喔,是一鬼一個偌大的黑眼圈才對。

「亂說什麼!剛才那人從我眼前走過,我也沒有動他!我可是懂得分寸、知書達禮的窈窕淑女呢!」
鍾馗妹突然朝我指來,嚇了我一大跳,因為跟著朝我看來的鍾馗,兩顆眼珠瞪得好大!
「這位小兄弟,真是抱歉,害你意外踏進了鬼界裡。這樣吧,為了彌補你的驚嚇,我鍾馗在這裡許諾,你倆的婚事,我鍾馗就當你們的見證人,保證包辦到底!」
「謝謝鍾馗大哥!」花轎裡的女人當場欣喜若狂地稱謝。

不,等等啊,這位鍾馗大哥,你似乎搞錯彌補的對象了啊!!!還有,這花轎裡的女人倒底是誰啊!!!
我超想這麼問,但我的嘴巴貌似從剛剛就一直僵硬到現在,還沒能恢復正常功能……


(圖片來源/funnid

「謝謝姐姐幫忙引路。」那花轎裡的女人突然轉過身,朝鍾馗妹躬身施了一禮。
「快別這麼說,大家都是待嫁女兒家,能順道幫妳一回,也是在替我自己積姻緣呢!」
鍾馗妹呵呵笑道,這時的我才愕然發現,原來鍾馗妹不生氣時,其實非常地美呢!
「好了,陽間之人不適合在鬼界裡待太久,要敘舊的話以後大家有的是機會,我還是先送小兄弟回陽間界比較妥當。」
鍾馗說,一派明白輕重的正直清官模樣,但貌似我從頭到尾一個字都沒有說過啊……
「夫君,我會一直等你的。」
花轎裡的女人戀戀不捨似的朝我看來。

「啊,還多久?」
我愣了愣,發現自己的嘴巴終於能夠順利說話了。
花轎裡的女人徐徐地揚起了笑,如花似玉。
她張了張嘴,但我沒聽見她說了什麼,便突然感覺鼻頭傳來一陣劇痛,就像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

「靠!」

我大叫著抬起頭,卻赫然發現,我居然坐在家裡的電腦桌前,桌上的鍵盤被我撞得卡住了一個按鍵。
原來是夢……
「好真實的夢啊……」
我喃喃著,正想伸手去摸撞得流出鼻水的鼻子,這才發現,我的左手裡似乎握著東西。
——一個很有年代感的古樸玉珮!

好吧。
在另一個世界裡,有個美女正在等你的感覺似乎也不賴。


●以上文章為流語原創文,由二維秀獨家授權鍵盤大檸檬使用,請勿隨意翻拍與轉載,以免侵權。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作者:流語
Facebook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liuyu0301/?fref=ts
二維秀作者專頁:
http://goo.gl/hxXSGU

關鍵字: 驚悚恐怖鬼新娘七爺八爺鍾馗原創小說流語二維秀外稿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隱約傳來的狗叫聲,循線想起遺忘多年的往事

隱約傳來的狗叫聲,循線想起遺忘多年的往事

「小白,你有聽見狗叫聲嗎?」正在埋頭吃晚餐的陶東年,隱略聽見遠處傳來狗吠聲,宛若隔著好幾層牆壁的音量,不仔細聽不易察覺。「沒有。」剛咬下一口炸雞塊的白秋恆抬頭,滿腹困惑。「耶?你沒聽見?」「沒。」白秋恆不怎麼在意,繼續吃著他的晚餐

如果有冥界的存在…那邊的世界還穿古裝嗎?

如果有冥界的存在…那邊的世界還穿古裝嗎?

「你就是新來的鬼差?」面容方正、體格壯碩的中年鬼差看著手上的資料,又看了看眼前的年輕人。「是!我叫做林鑫。」新人鬼差站得直挺挺地,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我姓徐,你以後叫我徐哥就可以了。」「是!徐哥!」「我看資料上說,你生前經常作公益,會去參加淨灘撿垃圾活動

總是感覺來自黑暗中的視線?發現了也別與它對視…

總是感覺來自黑暗中的視線?發現了也別與它對視…

那是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也許該算是突然的感應吧!當白棋注意到的時候,其實已經來不及了。那是一種被人盯住的視線感。可是他一回頭,順著那注視的感覺往回找,卻發現周圍並沒有人盯著他。是他太敏感嗎

假如擁有陰陽眼,同時目睹兩個世界…會是怎樣的體驗?

假如擁有陰陽眼,同時目睹兩個世界…會是怎樣的體驗?

「夢」是一個很奇妙的詞。不過這對白棋來說,卻是一個極為麻煩的一件事——尤其是在鬼月。但這回卻發生在鬼月過後。照理而言,過了鬼月他應該是極少夢到不可思議以及恐怖的夢,但這回,白棋遇上了

彼得潘童話的陰暗面…你也覺得這綠衣小男孩怪怪的嗎?

彼得潘童話的陰暗面…你也覺得這綠衣小男孩怪怪的嗎?

不知從何時開始?在小孩間流傳著一個傳說。內容是如果「男孩彼得潘」來邀請你去一個叫「永無島」的地方,只要你答應他的邀請就可以在一剎那間就會變成如他一模一樣的無憂小孩了。某晚,又一個小孩被彼得潘邀請了

把對方當朋友看待!志工捏飯糰親自「拿給街友」:人沒有上下之分

把對方當朋友看待!志工捏飯糰親自「拿給街友」:人沒有上下之分

從下午兩點半起,他們開始準備煮飯救濟街友,志工一個接一個地聚集到光照院來。用大鍋炊煮有志之士捐贈的二十升白米,做成每個三百克的特大飯糰。

印度神明血洗腐敗貴族!王族鬥爭「大戰18天」 兩方陣營死16億人

印度神明血洗腐敗貴族!王族鬥爭「大戰18天」 兩方陣營死16億人

熟知印度的人,一定會接觸到古代長篇史詩巨作《摩訶婆羅多》(Mahabharata,偉大的婆羅多族的故事),號稱是古印度雅利安人的民族史詩。

呂秀蓮開口談「同志議題」少了性別意識 酒店妹:愛是愛人,不是愛器官

呂秀蓮開口談「同志議題」少了性別意識 酒店妹:愛是愛人,不是愛器官

近來看到呂秀蓮前副總統作為「新女性倡導人」、性別專業法律人,如今和缺乏性別意識的一方站在一起大談性的尊嚴與內涵時,其實是有點失望的。

1208好星運開關│射手開好運,為雙魚打打氣

1208好星運開關│射手開好運,為雙魚打打氣

從積極的角度來講,今天你非常適合努力地做任何事情,雖然你感覺有點難度,但這樣的運勢,能讓你更加專注於自己擅長的領域,找到合適自己的位置。

這雙鞋有夠純!世界第一款「大麻葉製防水鞋」 台灣竟是亞洲首發國

這雙鞋有夠純!世界第一款「大麻葉製防水鞋」 台灣竟是亞洲首發國

在群眾集資平台上線一款用大麻葉製成的環保防水鞋,專案才上線15分鐘就達成集資目標,在一週內突破 100 萬的集資目標!到底是什麼鞋子這麼厲害,大失敗編就來介紹個清楚~

長腿妹脫光躺路邊!旁邊有衛生紙 高雄哥嚇壞煞車:這墳墓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