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

驚悚

訂閱本主題
起鬨試膽「嚇錯人」!業務揪團森林夜遊 惡作劇碰上好兄弟

那次的自強活動,我們到了某個知名森林遊樂園區。我們經理是個年輕又叛逆的姐姐,在自強活動結束之後,又拉著我們到遊樂區外的森林夜遊。

《牠》恐怖小丑本是連環殺人魔!33人死在他手上 自曝:殺人能讓我高潮

史蒂芬金寫《牠》的時候,小說靈感來自於約翰韋恩蓋西,在募款活動等慈善活動中扮演小丑,雖從未在扮演「小丑」時殺人,但他可是個連環殺人魔,手段兇殘,讓人不寒而慄。

替客戶公嬤撿骨「墓裡只有一具骨骸」!後代挖開氣炸:祖先泡爛泥巴裡

上次在聽完阿德祖先撿骨的離奇事蹟之後,大概知道這個案子可能不太好辦,又再詳細問了阿德,家族裡的所有人在這件事情之後發生了什麼改變?

撿骨撿錯人裝不知!無良土公仔隨便塞回遺骨 3月內賠掉5條命

在過去的農業社會裡,使用傳統土葬的先人們,屍骨就這樣深埋在大自然天氣驟變的環境裡,祂們是否依舊能夠像我們當年葬下一樣那般「舒適」?

聽到有人叫自己!女子被絆倒手指遭「線鋸機切開」 機器根本沒接電

果子說:「因為房間裝潢,所以擺了一把線鋸機,晚上在廚房洗碗,聽到有人在房間叫她,就過去看了一下。」結果門一打開,她就被絆了一下……

颱風夜被路樹砸頭! 西裝男守約「飄回家吃晚飯」最後一次聽老婆碎念

有一回颱風夜,朋友的妻子叮嚀他,下班後早點回家吃晚飯,氣象局說陸上警報已經發布,趕快回來就對了。彼此說好晚上七點前到家,但拖到晚間九點,朋友仍然不見蹤影!

高燒吃藥不退被帶去收驚 阿婆一問嚇死人:你最近常跑醫院?

台灣收驚儀式風氣盛行,已成為民間傳統療法之一,漸脱離迷信層次,也亦有「收驚文」、「收驚咒」等法術流傳。以前聽到「收驚」就會覺得,那真的有用嗎?

乩童不想退駕「吸取徒弟正氣」!眾人厄運連連…命玄:事關重大

去年鬼節剛過,我終於接到了一通來自補習安親班的電話,當我以為我的副業終於有著落時竹小姐狠狠的將我拉回現實。

自拍背後多個框!臨檢員警叫「後座繫安全帶」 業務員驚:只有我一人

她的手機好像壞掉了,對焦的時候,後面總是會多一個框框。在夜景繁華的文化大學後山,她把手機拿給我看。開了自拍模式後,對焦了幾次,卻沒狀況發生。

3男大生登奇萊山失蹤!10年後一張「浮空小矮人」靈異照片 家屬驚:那是我弟

你聽過「南華山小矮人」的傳說嗎?這個傳說起於一張攝於1980年代的照片。那是一張攀登南華山的山友,攝於南華山北峰大草坡的獨照。

鏡子裡衝出「爛臉厲鬼」!道士收服吐滿地血:慘了會被報復

我抓著小孩的領子,閃過從四面八方砸向我們的各式各樣雜物,一腳把他踢進房間。當我回到小孩房的時候,鏡子裡已經空空如也,很明顯老怪物不會再讓我那麼容易找到他了。

鏡子憑空照出「爛臉老人」!道士一丟鈴鐺…下秒椅子騰空砸來

人為什麼在晚上的時候比較容易覺得害怕,白天的時候就不會呢?其實不管白天晚上這些鬼魂都是會現形的,只是人們在陽光普照的時候不會害怕,所以他們也無法靠近。

家中多出腳步聲「回頭卻沒人」!單親媽求助警察失敗 警局門口大哭

一位女性嚎啕大哭地從我對面的警察局走出來,那個在她後面的東西吸引了我的目光。她後面有一團令我感覺黏稠噁心的霧氣跟著。

劇場後台常鬧鬼!白目學生不甩前輩提醒...隔天自摔雷殘

小劇團通常人手都會有些不足,所以大多是學校社團,來支援的孩子。相對的他們對劇團裡,背後的文化也是一無所知,其中有個比較白目的學生,叫做阿克。

家中地板藏29具屍骨「脖上掛腐爛繩圈」!戀屍姦殺魔死前還譙家屬:吃我X

搜查人員追蹤著室內異味的來源,終於在多處地板底下配裝管線用的預留爬行空間中,挖掘出了29具青少年的骨骸與腐爛屍體,有些屍體的頸上還綁著勒斃死者的麻繩……

表面熱心公益「曾同框第一夫人」!小丑殺人魔連續姦殺33少年

曾與同樣熱心公益的前美國總統卡特的夫人出席相同的慈善場合,被拍攝了那張往後知名的──「第一夫人握手嘉許連環殺人魔」的合影!

6歲被父親好友性侵!受虐男童長大變戀童犯 「獄中表現良好」不到2年獲釋

約翰與我過往所寫的多名連續殺人魔有許多雷同的成長背景──都有一位喝醉酒後就對妻兒拳打腳踢的家暴父親!儘管從事藥劑師的母親總是極力保護年幼的兒子與兩名女兒

紅衣小女孩出沒!30年前「雲霄飛車60死傷」瘋傳 猛鬼樂園成台灣怪談起點

傳說中,那場雲霄飛車意外造成六十多人死傷,卡多里樂園因此倒閉,才變成我們現在看到的廢墟。

睡宿舍「獰笑白衣女子」入夢逼近!女公關醒來嚇到:室友也邪笑盯著我

夢中的我原本在一個不知名的電子遊樂場玩得正開心,玩一玩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往右手邊的一條有些昏暗的走道看去不看還好,一看有個披頭散髮的白衣女子就快速往我飛過來,長什麼樣子我已記不清,只知道她似乎笑得非常猙獰。

在旅館洗到一半...啪! 「鬼關燈的那隻手」入夢才看清是旗袍女

場景一直轉換著,都是些你儂我儂的場景,後來……場景突然轉換,女子被脫去了衣服,縮瑟在床邊,淚眼婆娑看著我,身旁圍繞著許多男子,眼神充滿著怨恨。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