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砍它種木耳 林瑞珠:桐花不該當文化推廣材料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自從前總統府秘書長葉菊蘭在擔任客委會主委時,因舉辦「客家桐花祭」聲名大噪,此後只要想到「桐花祭」,大家都會把它和「客家」畫上等號。不過,新竹縣紀錄片工作者林瑞珠和準客委會副主委楊長鎮紛紛指出,油桐是外來樹種,兩者一點關係也沒有。

每年5月客家桐花季總吸引大批遊客朝聖,但桐花真的跟客家有關嗎?楊長鎮7日在臉書PO文提到,在女詩人陳秀喜的《美麗島》詩中,提到的水牛、稻米、香蕉和玉蘭花都是台灣的象徵,但水牛來自爪哇、現在吃的逢來米也從日本來、玉蘭花則源自華中,「只有香蕉是台灣原生改良種」。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至於最被比喻為台灣的蕃藷,楊長鎮直言,它是從菲律賓轉口,來自中南美。話鋒一轉,他指出,「『油桐是外來樹種』,值得關切,但不必太上綱吧?」所以別忘了,除了台灣原住民以外的「台灣人」,都是外來物種。

無獨有偶,林瑞珠也透過《東森新聞》表示,油桐樹其實是日據時代,從長江流域引進來種植的樹種,因為只要3年就能長成大樹,所以被拿來做「家具」,且客家人也沒在種植,反而每年都在砍油桐,拿來當柴燒或種木耳。她甚至批評,不管文化部或客委會,都不能將它當成文化推廣的材料,「有一些縣市政府更加荒謬的在助長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