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探/謝金河:轉機常在危機中乍現

文/謝金河

過了一個獨立紀念日,美國股市又再度出現令人驚心的景象,道瓊指數開盤下殺到三○三五五,盤中急挫七○○點,費城半導體指數也乍現二三八六.八七的新低,與台灣連結的UMC、TSMC、ASX(日月光)的ADR全面下挫,尤其是台積電ADR出現七三.七四美元低價,盤中一度下挫四%,看到這個景象,令人更加提心吊膽。

台股跌勢重心在三大板塊

從美國六大指數來看,最弱勢指標在費城半導體股,而費半指數也連結對半導體十分倚重的台灣股市,南韓股市也受三星、Hynix股價下殺的影響,從最高點以來已經跌掉三一%,台灣的加權指數從最高的一八六一九.六一跌到一三九八五.五一,累積最大跌幅是二四.八八%加權指數跌了四六三四.一,單是上半年台股下跌三三九六.一一,跌幅十八.六二%,在亞洲股市中僅次於南韓、越南,跌幅居第三。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造成台股的跌勢重心在三大板塊,一是半導體股,全世界半導體股在這一波景氣下滑聲中,平均跌幅在五○%左右,也就是腰斬水平,跌最重的是這次受到挖礦影響最嚴重的Nvidia,股價一口氣暴跌五九.四六%,從最高的三四六.四七跌到一四○.五五美元,市值蒸發五一四八億美元,靠著台積電馳騁的AMD,今年跌五一.三%,大家熟悉的ASML,在設備搶手的時候,股價大漲到八九五.九三美元,這回急跌到四一二.四美元,股價下挫五三.九四%,今年一度大漲的GlobalFoundries,從七九.四九狠狠跌到三六.八一美元,股價下跌五三.六九%。

對照台灣在美國上市的ADR,台積電從一四五跌到七三.七四美元,跌了四九.一四%,聯電ADR從十二.六八美元跌到六.三二美元,下跌四九.八四%,日月光從九.六二跌到四.八八美元,也跌掉四九.二七%,跌幅都是腰斬等級。於是在這一輪全球半導體產業肅殺當中,台股也跟著一路下沈。

股價下跌,政府官員都非常關注大盤的跌勢,我告訴他們,台灣的命脈在半導體產業,半導體股不止跌,台股就不容易擺脫股價持續下探的危機,尤其是台積電,今年元月漲到六八八元,外資看台積電上千元,台股也上看二萬,但現在出現四三三元低價,市場上有人認為會見到「三字頭」,於是台股加權指數就跟著台積電一路探底而下。

IC設計業面臨兩頭殺

不過轉機總在危機中乍現,全球半導體股現在都出現腰斬,這是過去產業表現大好,股價衝得太高,在供不應求的時代,下游IC設計業者有的用長約綁單,有的建立更大庫存部位,現在需求降下來,很多IC設計業者面臨「兩頭殺」。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在所有腰斬的半導體股,到上半年為止,業績都沒有出現逆轉訊號,在台積電法說會前夕,分析師陸行之先在臉書上透露台積電不必告訴大家第二季的季報表現,應把重點放在下半年的終端端求展望及產能擴張,這正是「老人與狗」效應的顯例。技術面,台積電出現很大的負乖離,跌到四三三元,但年線在五八二.七元,這代表過去一年買進台積電的人平均成本是五八四元,市場上所有人都賠錢。

用這個例子來看,聯電的年線在五六.四九元,股價跌到三七.一五元,日月光的年線在一○四.九八,現在剩下七三.一元,這個乖離都很大,還有更大乖離的在IC設計,像愛普年線在四六二.○五元,股價慘跌到一八九元,力旺年線在一七○三.七六元,現在跌到九二四元。在多頭市場,大家忘我的時候,我經常提醒股價離年線太遠的「正乖離」,現在多數半導體股也紛紛出現離年線愈來愈遠的「負乖離」。正乖離太大,小狗會回頭到主人身邊,出現較大回檔,現在小狗跑到主人後面,離主人太遠,小狗也會慢慢回到主人身邊,大家對於已經腰斬的半導體股要有一些不一樣的思維。

第二個對台股產生很大心理壓力的是貨櫃航運股,這次長榮下殺七九.二元,陽明跌到七五.六元,萬海跌到一一○元,台灣三大貨櫃股跌幅全球最慘重,已發布利空的馬士基,目前股價在一六○四五丹麥幣,幾乎是馬士基執行長喊話八月會反轉的位置,後來他又改口,說馬士基今年獲利仍然不會比去年差。德國的赫伯羅特七月五日收盤二四八.六歐元,與馬士基示警時的二五三.六歐元也相差不大;南韓的現代商船短線收在二四七五○韓元,跟台灣起跌前的二五五○○韓元也差不太多,而日本郵船高峰一二四九○日圓,現在九○二○日圓,差距也沒有很大,但台灣三大貨櫃航運股都出現慘烈下跌。(全文未完)

全文及圖表請見《先探投資週刊2203期精彩當期內文轉載》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