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人:新興市場前景仍樂觀 難掩長期投資機會

▲法人看好新興市場後市。(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記者陳心怡/台北報導

新興市場今年以來受到疫苗接種進度較為緩慢、疫情狀況持續影響經濟表現,加以中國加大對於股市權重佔比較高的網路服務產業政策監管影響,新興國家股市整體而言表現落後成熟國家股市。然而,法人認為新興市場經濟基本面在過去十年有明顯改善,目前正處於更有利的狀態來應對任何市場波動,對於新興市場的整體前景仍然相當樂觀,預期結構性優勢及企業競爭力將持續鞏固長期投資機會。

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市場股票團隊全球新興市場暨小型股策略總監伽坦.賽加爾表示,儘管新冠疫情對於財政狀況產生重大影響,但在政府、企業與家計面,新興市場的槓桿程度仍低於成熟市場,特別是在疫情影響的全球市場動盪中,更加突顯新興市場企業於全球競爭優勢,新興市場企業正在擴展其價值鏈,例如嚴重的晶片短缺問題加深全球對於台灣與南韓半導體產業的依賴,其以強大的製造能力主導全球半導體產業,南韓的電池製造商成為全球電動車電池的主要供應商,在有利的政策與先進技術支持下,推動電動車滲透率不斷提升。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MSCI新興市場指數的類股組成觀察,以科技通訊、健康醫療、消費為主的新經濟產業類股,過去十年由約35%的權重大幅攀升至逾55%,同期以能源原物料與工業為主的舊經濟產業類股,權重則由約35%下滑至僅約20%水準。受惠新經濟產業的獲利動能較佳所挹注,新興市場企業不論就股東權益報酬率或自由現金流量等指標評估,皆明顯優於成熟市場企業,但評價水準卻更具優勢,新興市場目前已蛻變為更高品質的資產類別。

伽坦.賽加爾表示,2022年投資新興市場有兩大風險須留意,首先為美中情勢,若雙方能維持穩定及合作的關係、消除地緣政治風險,乃符合所有人利益,股票市場也可望因兩大強權把焦點放在基本面議題上而受惠,不過市場仍可能需要為潛在的波動預作準備。此外,許多國家債務水準攀高之後,政府可能開始思考如何降低債務,或是籌措財源來改善財政、尋求讓債務水準趨於穩定,政府財政支出上也會更加謹慎,這些都可能讓經濟成長動能放緩。

伽坦.賽加爾指出,亞洲市場小型股是很適合作為長期投資的核心標的,主因小型股多屬於具有內生成長動能的產業,營收來源多倚賴本地需求且通常屬於利基型市場,較不容易受到總體經濟景氣循環週期或國際情勢影響,因此能發揮多元分散效果,全球低利率環境也將降低資金成本壓力,更有助小型企業營運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