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大聯大收購案重披戰袍 文曄董娘感性獨白:從沒想過要打這一仗 

▲文曄科技董事長鄭文宗(右1)自大聯大宣布公開收購以來,和太太許文紅攜手應戰。(圖/資料照)

記者周康玉/台北報導

半導體通路商龍頭大聯大(3702)要收購二哥文曄(3036)30%股權,並將收購期間延長至明(2020)年1月底,讓這場經營權之爭戰線拉長。曾經擔任文曄財務長、且淡出經營團隊多年的文曄董事長夫人許文紅今(16)日重披戰袍,站出來喊話,要大聯大收購合法、透明外,也獨家向《ETtoday》透露這段期間內心的煎熬,這次事件是她人生最辛苦的兩件事之一,感嘆她「從未想過要打這場仗」。

許文紅除了董娘身分,其實她還是文曄共同創辦人,因為加入光寶旗下旭寶,透過主管認識了丈夫鄭文宗,事事都向鄭文宗請教,兩人近乎一見鍾情,相識一年就論及婚嫁,並於婚後多久就一同創立文曄科技(1993年)。

請繼續往下閱讀...

鄭文宗擔任董事長並自行跑業務,許文紅當財務長,夫妻一內一外,因為價值觀相近,兩人在工作上也很搭配得如魚得水。兩人一步一腳印,從5人小公司,一路發展成今日2500人的大公司,文曄2000年上櫃,更在兩年後(2002年)由上櫃轉上市;如今年營收更達到200億的規模,近兩年營運呈双位數成長。

然而,許文紅在五年前身體開始出狀況,加上次女年僅7歲,為了教育和孩子的照顧,她決定退居幕後,成為一個徹徹底底的家庭主婦。她表示,原以為她這輩子就是這樣帶小孩帶到老,從沒想過要回來打這一仗。

許文紅感性吐露,回想在文曄打拼20年以來,她從來不覺得創業辛苦,也不覺得一星期工作七天、一天做18個小時辛苦,因為只要公司有成長,她和先生的辛苦都有代價。

然而,她人生最辛苦的兩件事,第一就是老二出生,第二就是大聯大這回收購案。

許文紅回憶道,小女兒25周出生、只有800公克,幾乎是「養不活的孩子」。因此,醫生在小女兒呱呱墜地之時,就發出一紙病危通知,一星期後告訴她,要她有心理準備,可能會腦性麻痺,「那真的是人生最煎熬的時期」。

許文紅說,「妳能想像嗎?一個6個月就出生的嬰兒「連肺都沒有」,小女兒一路過五關、斬六將,三個月後,生理機能才漸漸在掌控中。所幸後來女兒沒有得腦麻,也沒有罹患重症,許文紅和鄭文宗夫妻算是平安度過這難關。

許文紅表示,11月12日、大聯大宣布要收購的那天,是她人生第二件辛苦的事,因為她為了要給丈夫第一線的支持,把12歲女兒留在新加坡,三個姊姊輪流幫忙照顧,返台重披戰袍。

許文紅強調,她不是因為經營權或是錢而打這場仗;她更直言,她手中股票就有5萬多張、價值20幾億,光領股利一年就領一億多元,又可以安心照顧孩子,夫復何求?如果光是為了錢,把文曄賣給大聯大,拿錢了事,不就得了?

她更不是對於賣出文曄公司不捨,兩夫妻究竟為何而戰?許文紅說,她和丈夫無法看著文曄真的賣給大聯大後,會造成的產業動盪。許文紅表示,她自己是公司元老,還有很多年輕幹部 還有一起打拼的客戶,如果她們輕易的把公司交給大聯大,結果造成(產業的)1+1小於二,回頭看,她和丈夫會覺得對不起自己。

然而大聯大執意收購,若收購條件達成,許文紅是否能接受?她說,她早就和先生說好「努力打這一場仗吧,打不贏大不了就雲遊四海,也沒什麼」;許文紅說,但在這之前,絕不甘願放手,就是不希望老了後悔自己曾經做出錯誤的決定。

▼文曄擔憂大聯大併購,員工主動發起自救會。(圖/資料照)

推薦閱讀~
文曄質疑大聯大對收購案遲未公開大陸法律意見「一定有鬼」
反對大聯大非合意收購股權 文曄董娘出馬幫夫:這不是錢的問題
文曄憂大聯大惡意併購 員工聲援要保住2400人飯碗
大聯大收購文曄30%股權延長50天 重申動機:善意、雙贏、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