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時尚/MET Gala不只派對瘋狂 近年募得60億、在台灣能買周邊商品

▲2015年蕾哈娜穿的「蛋餅裝」,絕對在MET Gala紅毯史上留下一頁。(圖/達志影像)

記者林明瑋 / 綜合報導

每年5月的MET Gala(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晚宴)總是轟動武林,即便半個地球外的我們也感受威力,明星們在紅毯上出盡奇招,讓活動的記憶點滿到溢出來。比如的蕾哈娜(Rihanna)蛋餅裝就是永難忘懷的一頁,2019年有伊薩米勒(Ezra Miller)的7眼怪、凱蒂佩芮(Katy Perry)的水晶燈變漢堡等等,趁著MET Gala剛過,好好來瞭解一下整件事,應該很有共鳴。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MET Gala,凱蒂佩芮以水晶燈造型走紅毯,進了會場變身漢堡。(圖/路透、翻攝Katy Perry IG)


▲伊薩米勒拿開面具露出7隻眼睛,成了本屆最吸睛的造型之一。(圖/路透)

吸金功力超強

MET Gala這幾年爆紅,其實早在1948年便開始了這個傳統,算一算有超過70年歷史,最初目的當然不是讓明星爭奇鬥豔,而是要為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籌措展覽、購買和維護藏品的資金,籌款至今依然是重要一環,光是近幾年在美國版《VOGUE》總編輯Anna Wintour主導下,募得的款項已經有2億美元,也就是超過60億台幣,真的蠻驚人。

▲「時尚惡魔」Anna Wintour是MET Gala的主辦人。(圖/路透)

70年代起有主題

每年5月的第一個禮拜一,是這場盛宴舉辦的時間,宣告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時裝學院該年度的展覽正式展開,2016年的片子《時尚惡魔的盛宴》(The First Monday in May)講述的便是MET Gala的台前幕後,包括Anna Wintour如何對細節要求,每一朵花、每一件餐具都要到位,才能成就出光鮮亮麗的風光晚宴。

而年度主題,則是70年代傳奇時尚教主Diana Vreeland接手後開始的想法,包括展覽和賓客的Dress code都有得依循,1971年第一次的主題是「Fashion Plate」(時裝插畫、流行裝束),爾後年年不同,例如1973年「The World of Balenciaga」(Balenciaga的世界)、1981年「The Eighteenth-Century Woman」(18世紀的女人)等等。

▲2018年莎拉潔西卡派克頂著小神廟呼應主題。(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路透)


▲想不到吧,莎拉潔西卡派克也曾穿得很「正常」參加MET Gala。(圖/達志影像)

自拍要到廁所裡

最近的幾次大家應該很熟悉,像是2015年「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中國:鏡花水月)、2018年「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天賜美體:時尚與天主教意象),還有今年「Camp: Notes on Fashion」(敢曝:時尚筆記)。

雖有年度主題,但一開始賓客們的造型沒那麼用力,晚宴當然是以華麗、美豔為主,就連去年頂著小神廟登場的莎拉潔西卡派克(Sarah Jessica Parker),都曾經有過不誇張的禮服裝扮。如今MET Gala是變裝大賽,沒有一點噱頭上不了版面,一年一次的瘋狂無極限令人讚嘆,就算偶爾出場讓人誤以為在過萬聖節的驚嚇造型,也是難得的體驗。

MET Gala還有一些有趣的事,比如自拍都在廁所發生,原因是2015年,Anna Wintour發佈了禁制在場內拍照的命令,但這哪能阻止明星們拍照的欲望?晚宴裡不行,廁所總可以了吧?

▲MET Gala場內不能拍照,凱莉珍娜曾揪大家在廁所玩自拍。(圖/翻攝kyliejenner IG)

周邊商品好燒心

另外是MET Gala有周邊商品可買,琳琅滿目很燒心,絕非你以為的無聊紀念品,以2019年為例,有OFF-WHITE的棒球帽、T恤、包包、MARC JACOBS的T恤等等,是不是很撩人?更大的重點是可以寄送海外,令人開心。

▲MET Gala的周邊商品好燒心,OFF-WHITE、MARC JACOBS都推出商品。(圖/翻攝THE MET Store)

蔡依林台灣之光

至於能參加MET Gala的賓客,絕對經過嚴選,每年的總數約是600人上下,如果想買票,一人的費用約是3萬美元(90萬台幣),但也不是有錢就能買到。華人明星曾經參加過的其實不少,蔡依林算是台灣代表,在2016年以MARC JACOBS的性感禮服登場,高圓圓、趙薇、劉嘉玲等人也都曾參與,超模劉雯更是常客,連續多年出席。

▲2016年蔡依林穿MARC JACOBS性感禮服參加MET Gala。(圖/MARC JACOBS提供)

服裝設計師參與

除了明星,服裝設計師也是貴客,GUCCI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更是2019 年的聯合主辦人之一,設計師還是習慣把造型光環留給明星們,自己也許誇張,但不至瘋狂,Diane von Furstenberg扮成自由女神、Jeremy Scott滿身水晶裝飾華麗登場,Tom Ford維持一貫的西裝與領結,若是哪天Alessandro Michele幫他也做一顆人頭讓他抱著,可就真是奇觀了。

▲GUCCI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是2019年MET Gala的聯合主辦人之一。(圖/路透)


▲Jeremy Scott華麗出場,身邊是超模貝拉哈蒂德。(圖/路透)


▲Tom Ford和華裔女星陳靜(Gemma Chen)走2019 MET Gala紅毯。(圖/路透)


▲ Diane von Furstenberg扮成自由女神參加晚宴。(圖/路透)

►►看更多時尚資訊分享,快來下載星光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