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作票房25億慘遭朴槿惠封殺!導演還原《正義辯護人》背後故事

圖文/鏡週刊

韓國近20年製作不少政治題材改編的電影,包括《華麗的假期》《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等,其中以全斗煥專政肅清異己引發的釜林事件為背景、時為律師的前總統盧武鉉為原型的《正義辯護人》創下逾千萬觀影人次,卻一度讓導演梁宇皙遭朴槿惠政府封殺。

梁宇皙希望自編自導的電影,不僅是票房娛樂片,也能成為帶領韓國邁向民主進步的助力,向全球觀眾傳遞韓國真實現狀。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小喜愛文化、歷史、哲學的梁宇皙,12歲時看了獲坎城金棕櫚獎及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電影《黑人奧菲爾》(Black Orpheus)後,深受其結合音樂、狂歡與希臘神話的風格影響。梁宇皙難忘初次觀看的震憾:「當時電視都在播美國電影,我以為那就是全世界,沒想到會看到這部以巴西貧民窟為背景的作品!」他考上高麗大學哲學系後又雙修英文系充實語言能力,盡情優游於電影世界。

因熱愛電影,梁宇皙畢業後曾先後至韓國上市公司SK集團子公司SK Independence及媒體集團MBC Production的電影部門任職,負責電影企劃、製作及投資評估,他得看大量劇本,多方涉獵後漸漸對歷史與政治題材產生興趣。

期間,梁宇皙養成週末在家專心寫故事的習慣,並從2006年起陸續與林江赫、Jepigalu等多位Webtoon網路漫畫家合作,由他專責故事設定、企劃及編劇。發展網路漫畫的同時,也推出改編自網路漫畫古裝喜劇《鳳伊金先達》、政治議題《STEEL RAIN》的實體小說。

 

當時梁宇皙有感韓國的民主意識逐漸倒退,多數民眾不知受賄調查期間跳崖自殺的盧武鉉總統,其實是80年代韓國邁向民主的關鍵人物。於是他以律師起家的盧武鉉為原型、1987年釜林事件為背景,創作出《正義辯護人》中一位見錢眼開的律師,最終轉變為人權律師的故事。

「原本要發展成網路漫畫,但認識的電影製作人看過後,希望能先拍成電影。」梁宇皙笑說:「因遍尋不到適合的導演,製作人認為沒人比我更瞭解這個故事,再加上我熟悉電影操作方式,最後讓我親自執導。」

《正義辯護人》2013年底上映後,獲得韓國民眾熱烈迴響,創下逾1100萬觀影人次,締造新台幣25億元的票房;隔年梁宇皙一舉囊括大鐘電影獎、百想藝術大賞等五個新人導演獎項。儼然是導演界明日之星的他,卻因《正義辯護人》被朴槿惠政府視為「主題不正確」遭封殺:「我和男主角宋康昊都進了黑名單。得不到政府補助,也得不到任何政府扶植的大企業資金。」

2014年,梁宇皙在釜山影展結識導演馮小剛,決定去中國大陸和他共同創作劇本,順道思考下一部導演作品。直至2016年朴槿惠爆發閨密門事件遭彈劾入獄,才為梁宇皙重返韓國電影圈開啟生機:「在中國大陸創作期間,我深入研究北韓與中國的關係,將之前創作的網路漫畫《STEEL RAIN》加入中國元素後,改編為電影。」

 

網路漫畫《STEEL RAIN》2011年開始連載,主題圍繞在北韓領導人金正日及核武議題。梁宇皙說:「南北韓關係以及北韓核武試爆,一直是國際間關注的問題。我認為,南北韓即使分裂數十年,戰爭始終沒停止,韓國始終面臨北韓飛彈試射與核武的雙重威脅。」為讓年輕人理解「尚未休戰」的真正意義,因而催生出電影《鋼鐵雨》。

創作《STEEL RAIN》前,梁宇皙已就政治與軍事進行長達10年的田野調查,因此撰寫《鋼鐵雨》劇本時,即使北韓領導人已是金正恩,他都能快速準確修正,交出一個韓國外交安全首席祕書與北韓特勤探員,攜手阻止核危機爆發的精彩諜報故事。

電影《鋼鐵雨》2017年底在韓國上映票房約新台幣11億元,並獲Netflix青睞買下全球版權。梁宇皙透露今年將籌備《鋼鐵雨》續集,雖然同樣會提到核武,但將以北韓、美國會談為主軸,希望藉此讓全球民眾更關心東亞的安保問題。

如何以真實事件為創作基礎?梁宇皙表示:「真實事件往往因觀看角度不同,產生許多互相矛盾的看法。因此,為什麼拍這個題材?意義為何?拍出來會帶來什麼影響?這些才是最重要的。」

對於韓國許多導演堅持親自創作劇本,梁宇皙解釋:「導演身兼編劇更容易與演員溝通,讓他們產生信賴感,合作也更順利。」以《正義辯護人》為例,片中有大量法庭戲及法律術語,他都是在拍攝現場與男主角宋康昊共同練習、修改台詞,才讓拍攝工作得以順利執行。

梁宇皙也認為,好的戲劇作品必須展現角色的欲望與命運的糾結,並引起觀影者共感:「創作沒有捷徑,針對描寫的領域充分了解,並對世界萬物抱持好奇心,才能成為優秀的創作者。」

1969年10月24日生於首爾

高麗大學哲學系及英文系畢業

經歷:

導演作品:


更多鏡週刊報導
被朴槿惠政府封殺 《正義辯護人》導演用電影爭民主
影帝宋康昊演南韓總統 竟讓他與導演一起被封殺
朴槿惠閨密門讓他解除封殺 《鋼鐵雨》票房11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