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斯洛伐克政治素人當選首位女總統 「誓言反貪」重創民粹主義執政黨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斯洛伐克當地時間30日舉行的第二輪總統決選結果出爐,由45歲的政治素人祖莎娜‧卡普托娃(Zuzana Caputova)當選,成為史上首位女總統。《紐約時報》指出,卡普托娃是一名律師、社會運動家,而她的勝選是對民粹主義執政黨一次令人震驚的打擊。

在人民普遍不滿政界腐敗現象的浪潮中,卡普托娃誓言讓斯洛伐克的政治環境恢復正常,同時拒絕對對手進行人身攻擊。她在兩輪決選(Run-off election)中大獲全勝,為反對黨帶來希望,潮流也正轉向反對近年來掌權的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運動勢力。

卡普托娃確定當選後,於30日將近午夜時分對支持者表示,「或許我們曾經認為,政治上的公正和公平是軟弱的表現。但如今,我們知道這其實是我們的優勢。我們曾經以為,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間的高牆是無法跨越的,但我們設法做到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根據斯洛伐克官方統計辦公室,卡普托娃以58%的支持率領先對手馬羅斯‧塞夫科維奇(Maros Sefcovic)。塞夫科維奇是一名職業外交官,得到執政黨社會民主黨(SMER-SD)的支持。他在承認敗選時說道,「我要送她一束花,因為我認為,斯洛伐克的首位女總統應該得到一束花。」

▲ 卡普托娃確定當選後接過花束。(圖/路透社)

事實上,卡普托娃從未競選過公職,直到2018年才開始認真考慮這件事。但在斯洛伐克年輕記者庫奇亞克(Jan Kuciak)和未婚妻庫斯尼洛娃(Martina Kusnirova)因調查政府高層腐敗而被職業殺手槍殺以後,她再也無法袖手旁觀。

庫奇亞克和庫斯尼洛娃的屍體在2018年2月25日被發現,此後幾周內,卡普托娃便加入數萬名斯洛伐克人的行列,參加街頭示威活動。這是30年前幫助該國擺脫共產黨統治的天鵝絨革命(Velvet Revolution)以來,規模最大的抗議活動。

2018年參與抗議的許多民眾認為,執政黨攻擊移民及歐盟等民粹主義行為不過是掩蓋腐敗的手段。然而,示威活動的主辦人故意將反對派政治人士排除在外,因為他們不願和任何政黨扯上關係。

卡普托娃隨後決定加入在議會中沒有代表的新興自由黨派——斯洛伐克進步黨(Progressive slovva),表示支持幾個簡單的理念,包括文明的公共生活和透明的政府。她此前曾宣布,若順利當選,將放棄黨員身分;向選民發出明確的訊息表示,她不願領導一個新的政治機器(Political Machine),讓所屬黨派掌握足夠選票,控制地方政治及行政資源。

▲ 卡普托娃是一名律師及社會運動家。(圖/路透社)

該國媒體Dennik N.總編輯科斯托爾尼(Matus Kostolny)對此寫道,「我不記得過去有哪位老練的政治家遇到這樣的情況,面對像卡普托娃一樣會公開、直接、正常發言的對手。」他稱卡普托娃是「系統中的一個錯誤,是我們30年來從未見過的改變。」

身為一名離異母親,卡普托娃獨自養育2名十幾歲的女兒,住在首都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附近的小鎮佩濟諾克(Pezinok)。她在政治舞台崛起以前,這個小鎮以葡萄酒和有毒的垃圾掩埋場聞名。她在1999年加入一場抗爭,要求汙染這座城市的人承擔責任,長期抗戰14年以後,最終取得勝利,讓她被譽為「斯洛伐克的永不妥協者」。

卡普托娃提到,這段經歷讓她深入了解公家機關如何運作,以及它們是如何被濫用,也讓她做好心理準備,以承受競選過程中的人身攻擊;但更重要的是,這場抗爭說明,事情是有可能變得更好的,「我是個樂觀主義者,一個相信並希望改變會發生的人。」

2016年在美國舊金山接過高曼環境獎(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獎盃時,卡普托娃表示,這起事件是「勇敢的一課」,讓她強烈體會到政治和經濟強權的傲慢與粗俗,也是一段與邪惡對抗的經驗。她在競選過程中也使用相同的說法,以「讓我們一起對抗邪惡」做為競選口號。

▲ 卡普托娃誓言打貪。(圖/路透社)

卡普托娃在一次採訪中解釋,「邪惡」並非針對特定個人,而是指那些人的行為。在競選活動的首批廣告中,卡普托娃在咖啡館裡,面前一名令人生畏的男人向她問道,「那麽我們達成協議了嗎?」卡普托娃堅決的說「不」;當被問及是否害怕,她也再次回答「沒有」,並補充自己並不孤單。

這則廣告對選戰造成相當大的加乘效果,因為影片中的男子酷似斯洛伐克商人科斯納(Marian Kocner)。科斯納被控下令謀殺庫奇亞克和他的未婚妻,以及其他多起金融犯罪,也與佩濟諾克鎮的垃圾掩埋場有關。

卡普托娃成功以憤而不怒的和平方式,呼籲提升政治和公共生活中的透明度、體面及公平。無論是在大選還是30日的決選中,她的對手都提出一些過去在選戰中相當有效的問題,以吸引支持者,包括稱移民為強姦犯,同性戀者則被描繪成對傳統家庭的威脅。而卡普托娃從未迴避有爭議的自由派觀點,包括支持同性戀權利。

斯洛伐克的極端主義組織近年來明顯增加,帶有反猶色彩的大量陰謀論被扔進煽動性語言的大水缸裡。這場選戰的結果象徵另一派政治思想的勝利,但卡普托娃最極端的競爭者科特利巴(Marian Kotleba)和哈拉賓(Stefan Harabin)獲得的支持者顯示,這個國家依然存在嚴重的分裂。

政治分析家萊斯科(Marian Lesko)指出,要恢復人民對公家機關的信任,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他現在滿懷希望,「我根本不記得上次有人以這種方式勝選是什麽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