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時間到...艾成受訪中走人!狂妄過往超傻眼 團員只能道歉

記者盧薇淩/專訪

長達一年,每天固定吃50盎司牛排、6碗五穀飯,不時還加料2公斤鮮蚵配菜;吃不到想吃的食物就發脾氣,為了一杯拿鐵,要同事開車1小時到市區買回來,否則老子就是不上台唱歌;接受媒體訪問,吃飯時間一到,不顧還在on的攝影機,起身就走出去吃飯,留下錯愕的記者及團員...。這些故事聽起來很荒唐,但全真實發生在《超級偶像2》冠軍艾成身上,過去的他,宛如一顆難控制的不定時炸彈,隨時都會爆炸。

請繼續往下閱讀...

▲艾成曾患憂鬱症爆肥,個性驕縱自負。(圖/記者湯興漢攝)

艾成6歲就會彈鋼琴,參加大小歌唱比賽都奪冠軍,比他大一歲的哥哥因車禍早逝,爸媽集萬千寵愛於他一身。每每參加比賽,媽媽替他親手縫製一套全新精美秀服,他愛唱歌,爸爸就送名牌麥克風;會打鼓,就買整套名牌爵士鼓、鋼琴,至今那些昂貴服飾、樂器,媽媽都還珍貴地替他保存在馬來西亞老家中。

少年得志,讓艾成自負又驕傲,22歲剛來台灣發展,和唱片公司鬧翻。沒錢吃飯,他到西門當了一年流浪漢,晚上睡公司,沒人替他發片,人生首次遭遇挫折,罹患憂鬱症爆瘦到剩47公斤,媽媽看了頻落淚,要他回老家放棄唱歌,後來他參加《超偶》,比賽壓力大到全身痠痛,每天狂吞5、6顆止痛藥,甚至在短時間內吃掉主持人利菁60幾顆止痛藥。

▲大雄(左起)、艾成、王瞳、何豪傑、樂咖組成87樂團。(圖/記者湯興漢攝)

個性狂妄又驕傲,拿下《超偶2》冠軍後發片,艾成依然闖不出名號,演《新兵日記》認識了王瞳等朋友,後來與何豪傑、王建復等人組成「87樂團」,但他憂鬱症還沒痊癒,每天靠「吃」舒壓。當時他說,「我一直吃才能飆高音、變巨星」,旁人不懂他的「神邏輯」,但誰都說服不了他,只能看著他狂吃到爆肥,體重一路飆到97公斤。

直到錄好第二張專輯,87樂團的恩師兼專輯製作人司徒松撂下狠話,「瘦回《超偶》的樣子才能發片!」艾成剛開始不願減肥,整個團隊因他卡關,何豪傑一怒之下想退團,氣憤說:「老闆的要求就是不管合不合理,做就對了,他這樣是佔著茅坑不拉屎!我沒能力換掉他,我捲鋪蓋走人。」加上艾成驕縱又孩子氣,到處都要使喚別人做事,何豪傑一度忍受不了,87樂團瀕臨解散。

▲艾成一度動輕生念頭,所幸靠信仰及朋友力量走出黑暗。(圖/記者湯興漢攝)

爆肥加上憂鬱症,艾成一度動了輕生念頭,王瞳在外拍戲,與朋友24小時輪班照顧他,深怕他一個動念,就從高樓躍下。他每天禱告,所幸後來藉由信仰力量重生頓悟,拚了命地減肥,不吃澱粉、每天快走1.5小時,帶水煮牛腱肉出門,便當裡的炸物、排骨,看都不看一眼。

雖然缺點是固執,但優點也是固執,一旦下定決心就會做到底,2年多來瘦下30公斤,性格、想法都大徹大悟。回首當時,艾成感嘆地說:「今天這團能走到這很不容易,最大的受益者是我。」

▲艾成和王瞳交往7年。(圖/記者湯興漢攝)

訪問時,87樂團嘻笑打鬧,何豪傑作為團體裡的大哥,回想當時「討人厭的艾成」直說,「會唱歌、會跳舞的人真的『踢倒街』(滿街都是)!我們人真的很好,至今還能坐在這裡。」說起艾成的荒唐,何豪傑說:「像現在訪問,以前他是吃飯時間一到就直接走掉,才不鳥你,天塌下來就是要吃東西,你看我們替他道了多少歉!」一旁王瞳則補充,「其實有人比艾成更固執,就是我們旁邊這4個人阿,以前怎沒有從你頭殼後『巴蕊』啊!」笑說這4個團員真的好偉大。

在台灣,王瞳和團員就是艾成的家人,他說:「我在這沒有家人,我在台灣是孤獨的,也沒有朋友。」他不擅於表達,從小到大從未寫過信,第一次寫給王瞳的生日卡片,開頭寫著「艾成:」,讓人看了一頭霧水,原來他以為寫卡片等同寫劇本,意思是「艾成說」,單純的讓王瞳啼笑皆非。

▲87樂團替韓國瑜創作競選歌曲。(圖/記者湯興漢攝)

走過低潮起伏,經歷過荒唐人生,87樂團2018年替高雄市長韓國瑜創作競選歌曲《作伙做夢》後,走在路上開始被認出,艾成不再是「超偶的艾成」,王瞳、何豪傑也不再只是「演員」,而是87樂團的其中一員。

如今終於闖出成績,交往7年來王瞳始終不離不棄,她從沒想過離開艾成,死心踏地的令人驚訝,「我心疼他,我只覺得他的病沒有好,我看到他很努力,只是沒有遇到伯樂,覺得他很可憐。」獨自在台灣的艾成,宛如汪洋中的漂流木,「在台灣他除了我以外,沒有其他家人了,我第一次遇到有男生把我當第一順位,以我的意見為意見,就算很固執,但他很願意聽我說。他很常說『我不是做不到,而是不知道』,只要我說了,他能改就會改,不會愛面子。」

王瞳堅定地說出對艾成的感情,「他的驕傲自負是對音樂,但在愛情裡是0分的,遇到我他才懂得愛人,什麼叫做愛情。」走過風雨,婚姻大事依然卡在王瞳媽媽那關,艾成只能盡力修補,持續努力衝事業,待人處事及應對進退,都得繳出成績單,等待好事發生的那天。

▲王瞳陪伴艾成,始終不離不棄。(圖/記者湯興漢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