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圓型浣腸」卻開子彈型 男病人怒告女醫生

▲「我要圓型浣腸」卻開子彈型,男病人怒告女醫生。(圖/記者郭世賢攝)

記者郭世賢/新北報導

請繼續往下閱讀...

基隆看守所一名黃姓收容人腹痛、排便不順,緊急向看守所趙姓女醫師求醫看診,要求醫師開立圓型浣腸便劑遭拒,他竟拿走健保卡轉身離去;雙方均有不悅,並通知看守所主管到場,要求他道歉,醫師竟說不屑他道歉,還要辦他違規,黃怒告醫師涉強制、恐嚇、公然侮辱等罪嫌,案經偵結獲不起訴處分。

不起訴處分書指出,黃姓收容人2018年2月下午,因排便不順到醫務室求醫看診,要求趙姓女醫師開立「圓型甘油球」浣腸便劑,拒絕「子彈型塞劑」,便拿走桌上健保卡轉身不想看診,此動作引發女醫師認為黃男不悅在拍桌子,還恐嚇要辦他違規,脅迫他鞠躬道歉,自己也道歉。女醫師卻說「不屑你的道歉」,讓他心有不滿。黃認為人格受辱,控告女醫師強制、恐嚇危害安全及公然侮辱等罪嫌。

趙姓女醫師辯稱,依規定看診,需要戒護主管及衛生科人員陪同,且看守所方會發給警鈴,當時程序完全都沒有。考量圓形甘球油為水性、侵入性藥劑,擔心病人可能會有危險,才會開立子彈型塞劑給他,並配合口服軟便劑,以利達到效果。

女醫師說,黃姓收容人有意阻礙他繼續看病,還用力從插卡機中抽回健保卡;趙姓醫師否認要黃姓收容人「鞠躬道歉」,也未曾「不屑道歉」,更沒說要辦違規。擔心後面看診的病人,恐會有樣學樣,才會通報主管到場處理,否認有恐嚇等情況。

檢方認為,趙姓醫師並未妨害自由意思、也未剝奪行為自由,即使趙姓醫師有所不妥,但未達足以妨害黃姓收容人行使權力的強度,強制、恐嚇罪嫌不足,全案不起訴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