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職/羨慕曹錦輝國際賽發光 那年C咖周思齊只能打雜

▲周思齊新書封面 。(圖/商周提供)

記者劉峻誠/台北報導

被稱為「亞洲選球王」的周思齊自謙,本身並不是天才型的球員,而是後來的努力。高中時期甚至還是因為好友曹錦輝的力挺,才勉強進入當時號稱「綠色怪物」的高苑工商。

然而面對來自全國各地的棒球菁英,他不但被歸於第三級的C隊,甚至沒資格在重要的全國比賽中上場,連練球時間都要靠自己爭取時間和機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別人在打球,自己卻在清球場、出公差的不甘心

你或許好奇,球員在棒球隊不能練球或比賽,那麼到底在做些什麼呢?答案是「出公差、清理球場,有時甚至替學長們洗球衣」

而那些所謂的出公差,經常都是跟棒球毫無關聯的一些雜事,像是選舉期間幫忙發傳單、處理開票;宮廟有活動時,一起遊行、抬轎等等,只要這些公關活動需要棒球隊一起造勢,A隊球員要忙著比賽,為校爭光,這些瑣事雜物當然就落在那些C隊隊員身上了。

此外,每當滂沱大雨後,球場上泥濘不堪,球員們難以練球,C隊球員把場地的樹枝雜物清理乾淨外,還要蹲在地上拿海棉把場地上的積水吸乾。看著在牛棚中練習傳接球,準備上場練球的A隊隊員,當時身為C隊、蹲在那裡吸著地上污泥和積水的周思齊不禁百感交集。

一直以來,他有每天寫棒球筆記的習慣,在那段時期,他的筆記上總是寫著「只有球技差的才會被派去出公差,好難過哦,真的好難過!」「明天是錦輝第二次國手的出國比賽,雖然心裡有一點羨慕,但只能說自己的球技不如人.....」

這些青澀的隻字片語現在看來雖然有點有趣,不過對當時的他而言卻是心情沉重。但也就是這些這樣的差距,讓他更加想要努力追上去。後來一直到高三,球隊前往日本沖繩參加比賽,已經升上A隊的周董才終於有機會以先發球員身份上場。

不怕酸言酸語,把負面聲音轉換為公益的種子

網路的聲量是現實的,表現傑出時被稱為「選球王」,一旦表現不好或失誤,便馬上成為酸民攻擊揶揄的對象。例如曾經因受傷不能上場,就會被說成「薪水小偷」;周思齊的名字還曾被改成「冏思齊」,後來再一路演化變成「甩恩齋」久了,又變成「甩甩」。

▲周思齊。(圖/記者李毓康攝)

這些酸言酸語雖然不至於讓周思齊難過,卻也會成為一種壓力。後來他竟順勢而為,想說人家酸他、開他玩笑,那他乾脆把這種嘲諷變成正面思維,設計出以「甩」為核心的潮牌,推出一系列的相關產品,再和公益結合,把所有產品的收入扣除成本後,全部捐入球芽基金,讓這股原本的負面聲量,反倒成為一個推廣公益的支持力量。

陷黑米,遇到問題掉淚沒用,只能找方法

「黑米事件」讓曾經身為米迪亞球隊一員的周董也被扣帽子和被抹黑。當時周思齊的壓力大到開始掉頭髮,而且還出現胃潰瘍,情緒、身體和心理都在出狀況,就連經濟收入也有問題。

然而一切的轉機,就在於當年他被媒體票選為中華職棒年度十大最佳外野手之一。當他知道入選時,雖然心裡很高興,但因為黑米事件還沒完全調查定案,他正處於無球可打,不知道下一步該往何處去的狀況中,因此很猶豫到底要不要參加頒獎典禮。

後來他決定豁出去,即便面對媒體不客氣的質詢,被球迷以懷疑的眼光注視,他覺得若不再為自己發聲,只是委屈的在私底下落淚、沮喪,都沒辦法解決他所面對的不公﹗

就在那短短的一分鐘裡,他堅定的把心中的話說出來,也就在他說完了之後,一切才真的有所改觀。到了當年的十二月,中職舉辦特別選秀會,要從兩支解散的球隊中篩選出聯盟認為清白乾淨的球員,他也因此加入兄弟,總算擺脫了黑米事件所帶給他的陰影。這樣的事件讓他一夕成長,更每再遇到困難或不順遂時,「努力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沮喪﹗」周思齊說。

周思齊新書分享會

台北場
3/23(六)PM7:30~9:30
誠品信義店6樓視聽室(110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1號)

活動網址:https://bit.ly/2H7pXf5

台中場
3/30(六) AM10:00~12:00
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 總館二樓第一會議室 (402臺中市南區五權南路100號)
活動網址:https://bit.ly/2HhCtrD

台南場
4/13(六) AM11:30~12:30
誠品台南文化中心店(701台南市東區中華東路三段360號)
活動網址:https://bit.ly/2UwSAWh

商周出版《GAME ON:周思齊的九局下半》新書於3月7日隆重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