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a患憂鬱:飛機上狂掉淚! 「我為什麼活在別人期待」

記者關韶文/台北報導

不是在富裕的家庭中長大,但是有屋子住有飯吃;也許腿不夠長,手臂不夠細,那就穿高跟鞋,那就運動嘛,要不別穿無袖的,Ella說她從來沒有羨慕過別人,也從來沒有不喜歡過自己,「因為我從小就知道,這個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陳嘉樺,知道我是獨一無二的。」

女子團體S.H.E而出道,一出道就爆紅,Ella被問到在過程中是否迷失過,她毫不遲疑的說,「有!因為一出道就很紅,然後就是不斷的忙忙忙忙忙,生活幾乎沒有一點空隙的就是到處跑到處飛,加上那時候的感情狀態也不是很好,其實已經有憂鬱症的徵兆,常常躺在飛機的座椅上時,眼淚就會不自覺的一直往下掉,心裡不斷的在問為什麼,為什麼會這麼忙這麼累,始終活在別人的期待中的我,對自己的期待又是什麼。」

請繼續往下閱讀...

▲▼ELLA分享出道以來心境轉變。(圖/VOUGE雜誌提供)

直到應世界展望會之邀去了一趟印度的加爾各答,看到了街頭的貧童、看到有人就住在有錢人家的圍牆旁,當地生活就是旁邊的那條水溝,看到貧民窟中的生活,中午時候,Ella跟著去了一家中餐廳吃飯,吃了一口炒飯眼淚就開始狂流,「因為清楚感受到,這些孩子要吃一頓這樣的飯,有多麼的困難,多麼的不容易。然後我就覺得說,如果你不好好珍惜你自己,就真的太過份,太不惜福了。心態的改變,讓原本蒙塵的樂觀重新鮮活。」

Ella升格人母,她一直記得剛生完孩子時,對自己說「我要當一個職業婦女!」她接著分享,「因為我想要用我自身去做一個示範,來告訴我的孩子說,你不需要為了任何人停下你的腳步,即使你是我的孩子,我仍舊要告訴你,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去做你想做的事,然後努力做到。」在前往洛杉磯沙漠的車程裡,不時可以聽到小孩童稚的笑聲,稍有空閒的時候,Ella就滑手機,手機裡紀錄著兒子勁寶各種各樣的生活片段,她的行李中還帶著勁寶的毛絨玩偶,每晚抱著玩偶入睡,彷彿勁寶就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