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俞涵到曼谷馬上破戒 自曝是香氛控,街上氣味都聞了一遍

我很喜歡旅行,只要有空,身邊的朋友一約,我就跟著出發了。

事先完全沒做功課,任由旅伴帶我走,就像我看電影時大多不看預告,看了片名,就買票進戲院,直接看電影在我眼前展開什麼樣的世界,反而更多驚喜。

到泰國的第一天,很悠閒,把行李放進飯店,就上街去走走,我住的區域日本人比較多,所以不時可以在路上看見漢字,雖然才剛抵達,對這個地方卻沒有太陌生的感覺,一切就像自動調動成泰國模式一樣,非常自然。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旅行中吃喝玩樂的部分,最先要被解決的就是吃,去了附近的Terminal21吃飯,順便逛了不同樓層的主題百貨,一抵達就點了泰國MAMA麵和一杯Mojito,在台灣我幾乎不喝冷飲,但到泰國,這裡的天氣,會讓你忍不住偶爾喝幾口消暑。

這裡的食物最讓我難忘的是,酸和辣搭配在一起非常協調,當你覺得辣的噴火時,擠上檸檬,酸味在口中瞬間又明亮了你的味覺,讓你可以接著又喝一口辣湯,於是在曼谷的這幾天,我三餐都吃泰式料理,極度合我胃口。

來之前,聽很多朋友說,泰國香氛很厲害,自己走一趟才發現,這裡不只香氛厲害,街道上的氣味也很豐富。

第一個勾起我腦海中回憶的氣味,是第一天晚上到拉查達火車夜市,在琳瑯滿目的小攤中穿梭,突然想坐下來喝點東西,剛好走到一區都是酒吧的地方,有點像西門町紅樓後面的露天酒吧,我們挑了二樓的座位,走上木階梯時,一股潮濕混雜著菜葉味的氤醞氣味朝我襲來,我瞬間像回到小時候,跟著外婆到菜市場坐著寫功課,等外婆收攤時的街道氣味。

回頭一看,發現樓梯邊有一處小小垃圾場,一點腐臭的氣息都沒有,只有草葉堆疊在一起的氣味,我忍不住多吸了幾大口,去年外婆過世之後,我也好久沒有走進菜市場裡了。

看著霓虹的燈泡閃爍,周圍人聲嘈雜歡笑,頓時覺得好放鬆。

我喜歡在這樣喧鬧的人聲中放空。喝著泰國的玻璃瓶裝氣泡水,看著吧檯的店員,拿著扳手當麥克風,配著酒吧裡播放的音樂,大聲唱歌。我看著在街上穿梭的人群,回去時,走下那狹窄,受潮的木階梯,就像穿越回外婆的菜市場,她正拿著竹簍,收拾菜攤準備回家。

第二個覺得印象深刻的氣味,是到著名的大皇宮參觀時,搭著船順著昭披耶河搖晃而行,一個水花打進來,竟然混著下雨過後的草香,迎面而來的風非常清爽,任由頭髮在船邊迎風亂飛,也不會糾纏。

進到大皇宮,終於明白為何大家說,人再多也要來這裡親眼看看。眼前的一片金黃,實在太壯觀了,每一個拼貼而成的牆面,都非常細緻,站在他們面前,會瞬間迷惑於眼前的斑斕。

主殿需要脫鞋,大家從外頭排隊依序進入。雖然非常值得一看,但無法久待,裡頭有所有人走了一天的腳氣,那種滯悶感,讓人離去後,還停留在腦中久久不能散去,於是我對大皇宮的印象充滿金碧輝煌之外,還有每個人腳底的溫熱。

第三個印象深刻的氣味,是我日常生活中本就喜愛的香氣。Karmakamet從洽圖洽市集小店起家,變成大家耳熟能詳的香氛品牌。之前拍戲時,男主角送了我它們的香氛書籤,放進書裡,之後只要翻開那本書,香氣就會從紙張間散出來,閱讀瞬間變成一件有氣味和畫面的事,於是這次去逛Karmakamet diner,把各種香氛產品,從蠟燭、衣櫥香氛包、body spray、perfume oil mist都試聞一遍,然後挑選自己喜歡的香氣,帶回去。

也在這趟旅行中,認識了許多在地香氛品牌,發現我最喜歡sandalwood的味道,去每間店裡都在尋找檀香,事後想想,也許是因為之前拍片時很常去各種奇特的地方,劇組人員會很貼心的把他的檀木精油給我,讓我塗一點在身上,可以淨化身心,讓我對這個氣味留下很好的印象。

習慣了木質調的氣味後,就像第一天夜晚,在火車夜市走上的那個狹小的木階梯,聞到埋藏在記憶裡的刻痕,帶著這種香氣,每往前走一步,心就更沉靜一些。

※圖片+文字:Vogue 風格達人 -連俞涵

(完整文章請看VOGUE.com

延伸閱讀

帶著紅點設計獎的溫泉之鄉 / 晶泉丰旅
閨蜜雪地之旅:北海道 Zaborin 坐忘林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VOGUE網站》
※本文由VOGUE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