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基尼登山客墜谷…未申請入山!山岳攝影家雪羊「1128字長文」回應玉管處

記者莊智勝/綜合報導

擁有「比基尼登山客」美譽的吳女(36歲)獨攀八通關-盆駒山-無雙社路段,但19日卻驚傳墜谷意外,還透過衛星電話緊急求援。消息曝光後,玉管處副處長林文和表示,處內查無吳女申請入山資料;對此,山岳攝影家「雪羊」在臉書寫下1128字長文反駁,指出台灣國家公園入園申請系統路線選擇相當僵化,還痛批玉管處「扼殺台灣人的探險精神」,「沒有山是黑的,因為黑的永遠是不願開放、不願用心經營的管理單位!」

▲暱稱「Gigi」的吳女在盆駒山不慎失足墜落20米深谷。(圖/翻攝臉書、地方中心翻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下為臉書粉絲專頁「雪羊視界 Vision of a Snow ram」PO文全文:

G哥是位總是能獨攀冷門與探勘路線的高手級人物,這次會在盆駒尾稜上出意外,老實說是讓人擔心的事情,但也沒有非常意外,因為那裡的地形據去過的朋友表示,下溪的時候要非常小心,風險很高。
而那也是我去年8月原本規劃要走的路線。
幸好她福大命大而且觀念正確,不然大概要等到留守人發現他沒下山才會啟動救援機制。在這次意外中,她做了這三件關鍵的事:
1. 有衛星電話可以求援
2. 有GPS可以回報精確座標
3. 有登山計畫書而且有留給山下的友人,讓搜救隊可以掌握他的路線,規劃最有效率的搜救計劃
獨攀的風險本來就比團隊行動來得高,但不是不行,而是需要做好更多準備。如果兩年前同樣是獨攀玩家的李明翰也有做到這三件事的話,他就可以不用餓那麼久了...幫QQ
---
另外,這種「墜落」的意外,老實說不管是獨攀還是團隊,遇到的機率都差不多,因為不可能手牽手過斷崖,每個人在過地形的當下都是「獨攀」,實在與這次意外沒什麼因果關係。
---
再來,我覺得玉管處副處長面對媒體時,強調黑山的說詞非常不妥。副處長,我猶記你在前年登山研討會中跟我說你也會爬山,也到國外爬了不少山,那為何又針對這位「已知實力非普通遊客」的登山人,說出了「沒申請」、「黑山」這種話?
你明明知道,有沒有申請,跟意外會不會發生,根本是兩碼子事。還有,她不是不申請,而是根本沒得申請。台灣國家公園入園申請系統,對有實力的登山者而言,根本是一塊絆腳石,因為路線選擇非常僵化,請問「盆駒下無雙」這條路,系統找不找得到?
找不到啊!
如果你們說還有特殊申請管道,請問要怎麼用?有多少人會用?而且它的核准全都是玉管說了算,她就算照常申請,你們會給過嗎?
所以台灣人只能像籠中鳥一樣,走在官員們畫好的路線上囉?所謂的探勘、尋訪未知,對你們來說都是不好的事情,台灣人只配活在官員給的老鼠滾輪上嗎?如果不按照你們的固定路線申請,就是犯罪,就要重罰嗎?
為什麼大多數不爬山的台灣人,可以看著電視說貝爺野外求生好帥好神,卻回頭要求自己國家的登山人「只能走在政府劃定的路線上」,不然就是破壞生態、就是犯法,這是精神分裂,還是外國人才有資格走在原始的森林中面對未知?
戒嚴時代台灣登山界火紅的「探勘」行程,怎麼反倒在解嚴後,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玉管處林副處長,你覺得扼殺台灣人的探險精神、禁絕登山者進入園區內非傳統路的區域,是國家公園的經營宗旨嗎?面對媒體只會「黑山黑山、要罰要罰」,你們怎麼不想想今天黑山是怎麼來的?
正是因為政府不想管理,才會出現「不給申請」的「黑山」。
明明可以說「查無入園申請紀錄,我們會再了解。」,卻偏要扯黑山,把這種「抹黑登山者」的罪丟給對山不熟的採訪記者扛,看了就頭痛。
沒有山是黑的,因為黑的永遠是不願開放、不願用心經營的管理單位的心。
---
最後,願G哥能平安下山。

▲吳女墜谷後透過衛星電話詳述登山計畫、及詳細座標,以利救援行動進行。(圖/臉書粉專「雪羊視界 Vision of a Snow ram」授權提供)

雪羊另外在貼文下方留言解釋,「G哥給的座標多詳細呢?新聞內文有,記者蠻詳實呈現的,我把它換成地圖在這邊。藍色粗線是我連載中的『丹郡橫斷』傳統路,也就是大家常說的南三段,他出意外的地方是探勘路線『盆駒下無雙』,估計是嘗試下溪時遇到地形出意外。這個故事又告訴我們一次:下溪是最危險的事,一定要謹慎謹慎再謹慎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