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是鑲金的 用一尾金魚買一輛車!

▲ 東京金魚展。(圖/記者陳涵茵攝)

文/特約撰述 福澤喬

雖然已經進入應該秋涼的九月,但是天氣還是熱得嚇人,日本從江戶時代開始,夏天觀賞金魚、看煙火、吃西瓜成了太平盛世的象徵。日本人花了很多精力在金魚的養殖以及培育,甚至一尾得獎的金魚還可能賣到100萬~200萬日元的高價,但是現在日本的金魚文化,卻逐漸式微,逼得水族館也只好把金魚搬上街頭!

歌川國貞的金魚 就是江戶的庶民物語

金魚的起源據說是中國南北朝時代,祖沖之就在遊記中寫過山林中發現一種「赤鱗魚」的紀錄,到了宋明兩代的時候,金魚成了文人雅士養殖在家觀賞用的「寵物」,金魚玉帶也成了富貴榮華的象徵。這個風俗傳到日本江戶時代之後,經過許多知名的浮世繪畫師的創意推廣,更加庶民化,像是歌川國貞一系列的金魚擬人化的浮世繪,就把金魚與江戶庶民的生活緊緊的結合再一起。

▼ 東京金魚展。(圖/記者陳涵茵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日本三大城市 連結成金魚黃金路線

過去日本有三大金魚養殖區,愛知縣彌富市、奈良縣大和郡山市以及東京都江戶川區,這三個地方也跟江戶時代的金魚歷史有關。奈良縣大和郡山曾經是日本最大的金魚養殖區,現在到大和郡山市,四處都可以看到金魚裝飾,甚至連自動販賣機都做成金魚缸!但是過去因為交通不方便,如果要把金魚順利送到全日本最大的消費市場江戶(東京)曠日費時,金魚又是體質嬌貴的動物,運送途中就可能死了一大半,商人們就在江戶以及奈良之間,保留了一個可以讓金魚休息喘氣的地方,也就是愛知縣的彌富市。

廟會不撈金魚撈玩具 金魚市場逐漸萎縮

現在愛知縣的彌富市已經從日本金魚的轉運站,搖身一變成了日本最大的金魚養殖場,在這裡每年要提供日本國內以及海外大約6,000萬尾以上的市場需求。不過這個出貨量如果跟鼎盛時期相比,連一半的量都沒達到。

日本金魚業界也在檢討為什麼日本金魚市場會逐漸萎縮?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現代人的嗜好變多了,水族箱裡養的不再只是金魚而已,鬥魚、熱帶魚,種類五花八門,加上現在日本夏日的廟會市集,撈金魚的小販也慢慢的改成了撈塑料玩具,家長們撈到金魚之後,也不知道怎麼養,使得日本金魚市場慢慢萎縮。

▼ 日本大和群山市撈金魚大賽。(圖/全国金魚すくい選手権大会)

觀賞用金魚的平均單價 高過廟會的小魚

過去金魚的養殖業者,每年養30萬尾金魚當中,七成提供給廟會撈金魚的小販,另外三成則是培養成觀賞用魚,他們現在乾脆把觀賞用魚的比例調高,透過每年10月的金魚鑑賞大會比賽,奪冠的金魚,一尾的市價可以高達100萬~200萬日圓,這種把金魚當成藝術品培養的風氣,也影響到台灣屏東的養殖戶,許多台灣的養殖戶也開始透過比賽增加養殖場的知名度,提高養殖場的獲利率。

江戶傳道師 拉一整車的金魚缸到銀座展現江戶美感

不過除了提高觀賞的藝術價值之外,東京的墨田水族館也特別開設了江戶金魚奇幻世界專區。「過去江戶川區的金魚,就是拉著拖車從墨田區到銀座沿路叫賣。」墨田水族館負責金魚養殖的堀井陵平是整個活動的策劃,堀井現在每個假日都會拉著一車的金魚到銀座的假日行人專用區,他自詡為江戶金魚的傳道師,透過金魚的展示,讓假日來到銀座的遊客們,可以重新體驗江戶金魚的美感,重新愛上這些可愛的小生命。

▼ 日本大和群山市撈金魚大賽。(圖/全国金魚すくい選手権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