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飛行的好理由! 熱血飛行員載狗狗飛向新家

記者林育綾/專題報導

美國幅員遼闊,要將一隻動物送往新家或中途之家,可能動輒超過1000公里,若開車可能耗上幾天幾夜,而且長途車程對狗或駕駛而言都是很大的壓力。不過近年來有個名叫「飛行員與爪子(Pilots n Paws)」的動物救援組織,想出了聰明又更有效率的辦法,他們集結了上千名飛行員,以私人飛機載送被救援的狗狗們前往目的地,省去許多人力調度和時間安排上的問題。這些熱血飛行員也驕傲地說:「我們又重新找到了飛行的好理由!」


▲飛行員自願用私人飛機載著狗狗們前往新家:「我們又重新找到了飛行的好理由!」(圖/《飛向新生》Dog is My Copilot)

或許你會以為,擁有私人飛機的飛行員都是有錢人,就像你誤以為原住民都愛喝酒一樣,是錯誤刻板印象。其實很多飛行員並不有錢,還身兼三份工作,只為了維持好不容易考來的飛行執照,以及滿腔熱血的飛行嗜好,卻常常找不到一個飛行的好理由。不過如今在美國,有許多退休的機師、軍人或民航飛行員加入「飛行員與爪子」動物救援組織,在空中來來往往地載送需要幫助的狗狗飛往新家;但受限於當地慈善條款限制,他們必須無償奉獻自己的時間、技術、油錢,也不得收取任何報酬、小費,甚至是一頓飯,唯一的回饋是油費能退稅。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既不能收取報酬,又要花時間與精力,載著毛絨絨的動物飛行,如果狗暈機還會把自己弄得很狼狽,到底有幾個傻子願意呢?偏偏目前有超過2000名飛行員加入這個行列!美國作家派翠克‧雷根(Patrick Regan) 遇到了這些充滿傻勁的熱血飛行員後,深深被感動,而且每個飛行途中所發生的趣事,也讓他聽了笑破肚皮,於是決定將這些故事寫下來出書,書名為《Dog is My Copilot(狗是我的副駕)》。中譯版為《飛向新生》,10月在台發行,版稅也捐一部分給「飛行員與爪子」組織。他說:「寫這本書最愉快的是,每隻動物一旦上了飛機,最後都是Happy Ending(美好的結局)。」


▲這些飛行員未必是有錢人,但可以肯定的是,很愛動物而且滿腔熱血。(圖/《飛向新生》Dog is My Copilot)

派翠克在書中提到,「飛行員與爪子」是由一名長期救援動物的女志工黛比和飛行員喬恩在2007年創立。當初黛比想領養一隻杜賓犬,可惜牠遠在800公里外一間以「高撲殺率」出名的收容所。這隻杜賓犬的身世很讓人同情,不僅患有心絲蟲,毛髮和皮膚都有受虐跡象,還有一道長長的化膿的疤痕,牙齒也被銼平,幾乎可以肯定牠是隻「誘餌犬」,也就是專門讓鬥犬當作「活沙包」訓練打架的對象。

為了急著救出牠,黛比上網徵求有無好心人能順便載牠一乘,卻沒有下文。後來喬恩表示「我飛過去載牠吧!」讓黛比誤以為自己眼花,重新讀了一遍又一遍。身為私人飛行員的喬恩再次說明:「飛行員熱愛飛行,我們一直在尋找一個飛行的好理由,這絕對是個好理由!」從此開始召集更多的熱血駕駛加入,讓救援行動不被距離給打敗,也讓更多動物得到幫助。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們不只載狗,甚至還有蛇、陸龜...等稀奇古怪的動物。(圖/《飛向新生》Dog is My Copilot)
◄派翠克(左)陪同飛行員山姆(右)參與好幾次救援任務。(圖/《飛向新生》Dog is My Copilot)

派翠克在寫書的期間,跟著飛行員好友山姆(Sam) 執行好幾趟救援任務。山姆是一位退休美軍,擁有一架年紀比他還大的私人飛機。派翠克印象最深刻的,當然就是第一次跟著他出任務的經驗,當天他們一起走進停機棚,「每一架迎面而來的飛機都閃閃發亮,顯得短小精幹且高效能的模樣,我一直期待並猜想著山姆的『愛機』是哪一台?」
結果當山姆指出自己的飛機時,派翠克臉色一沉,敲敲飛機的外皮,比想像中還薄。山姆說:「基本上它就是個除草機引擎外加三個汽缸而已,怎麼?想起你家除草機的故障率了嗎?」派翠克當場表示,「恕我失陪一下。」然後很快地轉身撥了通電話,告訴妻子自己很愛她。


▲山姆在飛機上貼貼紙,記錄救援狗狗的光榮功績。(圖/《飛向新生》Dog is My Copilot)

不過山姆的飛機看似不中用,實際上從加入「飛行員與爪子」以來,已經救了3000多隻狗、幾隻貓、18隻火雞。一開始,他每救一隻狗,就在飛機上貼上一張狗狗貼紙,結果整個機身都貼滿了;後來改為每救25隻狗貼一張。他說,不確定自己會為動物們飛行多久,但可以確定的是:「只要飛機狀況良好,我的身體也還行,就會繼續飛!」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派翠克(左)和山姆(右)成了忘年之交,10月10日他們特地跟台灣舉辦跨海視訊新書發表座談會。(圖/《飛向新生》Dog is My Copil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