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男車子拋錨打電話求救 舅舅竟把他女友「載去摩鐵開房間」

▲旅館,飯店,住宿,雙人床,蜜月,度假村房間示意圖。(圖/CFP)

▲舅舅接到外甥求救電話,卻把對方女友載去摩鐵開房間...(圖/CFP)

記者柯沛辰/綜合報導

宜蘭一名男子小剛(化名)去年11月開車返回宜蘭,但途中車輛拋錨,便打電話給游姓舅舅,拜託對方開車載女友來查看,不料游男卻趁機將外甥女友載去摩鐵開房間。隔月,小剛與女友結婚,但直到一家人與游男有財務糾紛,女方才自爆曾遭游男性侵。不過,法院審理後發現諸多疑點,近日判決游男無罪。

根據判決書,小剛跟女友琳琳是男女朋友,游男與小剛則是舅甥關係。去年11月21日,小剛的車在石碇交流道附近故障,因此拜託舅舅從五結鄉住處載琳琳來看車。琳琳指控,游男開車時故意繞遠路,跟小剛說塞車無法上國道,又說累了想休息,隨後直接將車開往汽車旅館。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琳琳偵訊時說,她怕被游男罵,不敢跟對方說要回家,不料到了汽車旅館,男方先是強行脫光她的衣服,接著不顧她掙扎,當場性侵得逞,「我就跟他說不要,但是他硬要」、「他沒有戴保險套,有射精」、「逼我把下體的精液沖洗乾淨,還說『現在也沒證據,你也告不了我了!』」

游男到案後大聲喊冤,強調雙方是你情我願,絕沒有強制性交犯行,事後因為外甥一家4人逼他寫悔過書,甚至威脅「不然會死得很難看」、「不讓你出去」,他才在精神模糊的情況下,抄寫對方事先準備好的自白書。

游男妹妹(小剛母親)出庭時證稱,哥哥向她及小剛分別借了100萬、50萬元,借很久都沒還,直到有一天媳婦突然講說曾被「侮辱」,一家人才跑去汽車旅館查證,起初哥哥不承認,後來才寫悔過書,但來的時候確實昏昏沉沉、走路也不穩,不知道是喝酒還是吃藥,看起來就是恍神站不穩。

宜蘭地院審理時,琳琳前後供述不一,偵訊時稱「(被性侵時)有說不要」,但到了庭上又說「從頭到尾我都沒有說話」;偵訊時稱被游男逼著沖洗下體精液,但到了庭上又說「我自己想要洗的」;起初出庭時稱,被游男威脅「如果你講出去,要你好看」,但後續被問起又稱「我忘記了」。

法官詢問琳琳,案件事後有沒有想過驗傷或提告?為何一個月後突然想講出此事?琳琳回答,當時沒有想過驗傷提告,因為不知道怎麼處理,後來家裡有糾紛,才想說把這件事說出來。法官進一步問,家裡糾紛與此事何干?究竟想說出這件事的原因為何?琳琳坦言,兩者無關,不知道怎麼回答,也沒辦法回答。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儘管琳琳聲稱性侵導致她右大腿瘀青,但缺乏診斷證明書或傷勢照片等補強證據。此外,游男妹妹證實游男當天來寫悔過書時精神不佳,與游所稱精神狀況符合,加上法官聽取眾人逼寫悔過書時的錄音,內容曾質問「為什麼要強(性侵)?」但游男明確回答「我嘛是跟他有開心才去」,因此難依悔過書內容認定游性侵。

宜蘭地院認為,本案告訴人供述有上述瑕疵,又無其他客觀積極證據足以補強佐證,難憑其單一指述,即遽論被告涉犯上開妨害性自主犯行,再者檢方提出證據,未達到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無從使本院得有罪之確信,既尚有合理之懷疑存在,難僅憑推測作出罪之論斷,因此上月判處游男無罪。

►竹炭過濾,為你保留最優質的純淨,炎炎夏日記得多喝水

►150抽衛生紙「1包不到12元」!買一次全家用整年

 ►按這訂閱Podcast《小編沒收工》每天熱門話題聊不完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