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看手機被兒子打臉⋯小說家當「新手父親」27篇聊天紀錄公開

▲▼小說家高翊峰成為「新手父親」,他將自己和兒子的聊天對話記錄下來,在近來推出新作《聊聊》。(圖/新經典文化提供)

▲小說家高翊峰成為「新手父親」,他將自己和兒子的聊天對話記錄下來,在近來推出新作《聊聊》。(圖/新經典文化提供)

記者林育綾/綜合報導

小說家高翊峰從時尚雜誌總編、舞者、編劇,到成為一個兒子的「新手父親」,他將自己和兒子的聊天對話記錄下來,在近來推出新作《聊聊》。他發現,從兒子小學一年級開始,時而天真,時而成熟至極,總會迸出驚人之語,包括在餐桌上一直看手機被打臉等日常對話,27篇珍貴的聊天記錄,讓讀者也一起探索關於父子關係宇宙間的奧秘。

高翊峰說,因為只有一個兒子,將永永遠遠是7歲孩子的新手父親、17歲孩子的新手父親⋯⋯如此新手下去。雖然離開小說,卻不離開文字,因此用書寫記錄下父子間最溫暖的心意。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聊聊》書名來自高翊峰與兒子高於夏的日常,他回憶,應該是從兒子小學一年級正式開始,兒子時而天真至極,時而成熟至極,總會迸出驚人之語,以言語摸索整理自己與世界的關係,他們稱之為「聊聊」,話題關於日常、關於性、關於愛、關於死⋯。

他認為,與孩子聊天,是傾聽,是愛,是陪伴,需要兩人出於自願,與彼此持續地聊下去,展現了這個時代與過去小說家和自己的父親,截然不同的父子交流。

▲▼新經典文化出版社也分別邀請到作家葉揚、李崇建,和高翊峰同台對談(圖/新經典文化提供)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新經典文化出版社也分別邀請到作家葉揚、李崇建,和高翊峰同台對談,其中李崇建以《薩提爾的對話練習》打動無數讀者,是熟悉諮商和教育的作家,跟高翊峰是寫作的老戰友,兩人將在7/16於台中誠品書店相見,分享兩人所珍視的「對話」關係。

而深受親子族網友喜愛的羅比總裁的媽媽——葉揚,據說也是夏的粉絲,7/17 將與高翊峰在台北何嘉仁民權店聊聊新書,並分享她所閱讀《聊聊》,還有在自身家庭的日常觀察中,關於父 vs.子宇宙間的奧秘。兩場新書分享座談活動詳情,可至新經典文化臉書粉專查詢。

▲小說家高翊峰成為「新手父親」,他將自己和兒子的聊天對話記錄下來,在近來推出新作《聊聊》。(圖/新經典文化提供)

《聊聊》部分摘文: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夏: 爸比,你為什麼吃飯還一直看手機?
我: 對不起,我在臉書上貼了跟今天工作有關的照片。以前沒有這樣做過……想觀察一下。可以嗎?
夏: (點頭)那有很多人按讚?
我: 好像滿多的。
夏: 有比我的照片多?
我: (查看了一下)沒有耶。
夏: 那你貼我的照片就好啦!你趕快專心吃飯。

那時我還有上下班的工作,在男性生活雜誌的編輯崗位,持續扮演好角色。

那天的晚餐,只有夏和我兩人。過往的記憶中,編輯臺工作經常越過正常晚餐時間,我和小學低年級的夏,單獨晚餐的經驗並不多。

那晚,妻不在家,夏全部的關注都在我身上。父親的心思一飄開,兒子立即就發現。

我相信,有一段漫長的時光,在夏的凝視之中,我與妻可能等於全世界。

一開始,我並不太理解──「父母是孩子的全世界」這種類似口號描述的實質意義。在紛雜忙亂的雜誌媒體工作時期,我是一位容易缺席的父親。直到決定卸下上班族的職場身分,我陪伴夏的時間才開始變長。隨著一起上下學、一起做功課吃晚餐的時間變長,我才意識到,在夏的學齡前家庭生活,我曾經是真真實實的缺席者。

原本以為這曾經的缺席,只是短暫的不在。但這已然過去的短暫,卻是完全無法重來的時光。

或許是這份遺憾,我才觸碰到孩童眼中只有父母這極簡而真的涵義⋯⋯

(摘自《聊聊》〈被兒子洗臉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