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鮮乳坊「好農活水」讓根經濟發芽 大江生醫搶當股東

◎採訪:林淑慧

◎攝影:湯興漢、呂佳賢

文/林淑慧

台南柳營的牧場柵欄間,主人曾仁瀚手裡拿著平板電腦,一面巡視乳牛群的餵食情況,另一邊則是身為台灣少有的大動物獸醫師、太太傅芊純正在為懷孕母牛進行觸診。一群產品與行銷團隊的成員,則在位於新北市的辦公室裡,盯著乳品實驗結果,一邊記錄著乳脂肪含量數據。

他們,正在打造全台少有的單一乳源、牧場品牌鮮乳。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是國內少有的乳牛獸醫,透過群眾募資掀起白色革命。(圖/記者湯興漢攝)

然而, 「我們賣的不只是鮮乳,而是創造一個新的機制,為什麼消費者花一樣的錢只能買到一般品質的混合乳,我們要做的是用心給消費者好奶的牧場。」鮮乳坊創辦人、大動物獸醫師龔建嘉說。

白色革命催生鮮乳坊 自己的牛奶自己救

六年前,國內爆發食安事件,同家大廠向酪農收購的鮮乳也遭到波及,身為獸醫師的龔建嘉發起「自己的牛奶自己救」活動,透過群眾募資機制,吸引超過五千人支持,以六百多萬元的募集資金創辦了鮮乳坊,推動一場關於牛奶的白色革命,終極目標則是打造健全的食農生態圈。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曾跟著龔建嘉到牧場參觀的路易莎咖啡董事長黃銘賢,多年前即相當支持小農品牌的鮮乳坊,這和他挑選莊園等級的咖啡豆一樣,主打單一乳源,讓各家牧場不同的鮮乳風味能完整呈現,因而成為鮮乳坊固定合作的餐飲通路之一,「他改變了酪農業的產銷模式,重新為消費者定義鮮乳的價值。」

▲鮮乳坊與全台六處牧場合作,推出單一乳源的品牌鮮乳,並打入家樂福、全家便利商店及路易莎咖啡等通路。(圖/記者湯興漢攝)

人稱「阿嘉」的龔建嘉,在創業之初堅持四大核心價值:獸醫現場把關、單一乳源、無成份調整、公平交易,不僅在食安風暴下贏得消費者的認同,鮮乳坊的團隊從三人成長至六十人,去年營收已突破五億元大關,連生技大廠大江生醫也來投資,推升鮮乳坊遍地開花。

努力把牛奶變綠 推動小農變好農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近年來,小農品牌逐漸為人熟知,同時卻也給人供應量少、太過文青的印象;不過,鮮乳坊與酪農不是單純的買賣關係,「我們以聯名的方式保留每個牧場的名字,突顯鮮乳的獨特風味,團隊也以故事行銷,讓小農變成好農,這也讓鮮乳坊從生產、銷售到餐桌,成為一個共創、共好的平台。」龔建嘉說。

▲桂芳牧場主人曾仁瀚(圖左)與其大動物獸醫的太太傅芊純,目標是經營「用心給你好奶」的牧場。(圖/鮮乳坊提供)

「桂芳牧場」主人曾仁瀚夫婦說起好農定義的不同:過去,父母傳承下來的牧場,將自家頂級鮮乳交給大廠,和其他牧場的鮮乳混在一起銷售;阿嘉問「你們為什麼不自己賣奶?」並提出以高於市場一至兩成的價格收購,鼓勵他們勇於嘗試做不同的事,自創品牌,成為鮮乳坊第六個合作牧場。「交給大廠跟大家沒有區隔性,既然那麼認真養牛就試試看。」太太芊純說。

將鄉間牧場養成根經濟 打造健全食農生態圈 

阿嘉的出現,讓台灣的三大酪農區,正在搭起一座座舞台,觀光、文創、新形態農業加上網路社群,推波助瀾之下,傳統牧場落後、悲情的形象,正在翻轉。

記錄地方文化,動手學習、復興,接著透過創意跟新媒介,創造全世界唯一的產品與體驗,並將其轉化為經濟價值,就是標準的根經濟方程式。

▲桂芳牧場主人曾仁瀚(圖左)與其大動物獸醫的太太傅芊純正在為小牛做例行檢查。(圖/鮮乳坊提供)

「養牛絕對是挫折比較多,酪農業的問題一直都存在,只是說要怎麼從解決問題中找到快樂。」仁瀚放棄台北的資訊科技業回到牧場,是為了家人,也是為了實現「讓很多流程可以自動化不用花人力,思考怎麼讓產業改變。」家鄉台南,給了他適合的環境。

運用跨領域的專業,仁瀚結合「畜牧」與 「資訊科技」二大專長,勇敢嘗試新設備導入與精準飼養管理模式,將永續經營思維帶入牧場,重視牧場人員發展、善盡牧場社會責任;太太芊純為台灣少數的大動物獸醫師,將數據作為牛隻健康管理依據,把關牧場用藥安全,並與專業醫 療團隊配合,讓牛隻擁有妥善的照護流程,從乳牛到牛乳都完整掌握。

▲曾仁瀚(圖左)回家接手牧場前,曾在資訊科技產業任職,他常與鮮乳坊創辦人暨乳牛獸醫龔建嘉交流運用科技工具管理牛隻的方法。(圖/鮮乳坊提供)

阿嘉觀察,仁瀚跨領域的背景使其能將軟硬體的運用發揮最大效益,大膽嘗試創新設備,率先引進全台第一套「圓盤式榨乳機」,大幅提升榨乳效率,且動線設計更符合乳牛行為,而且也將成功使用設備的經驗分享給其他酪農,引領酪農產業的進步與改變。

當有越來越多有高科技跨領域經驗、有國際觀、擅長網路行銷,以及認同在地文化的年輕人走進鄉間,讓「根經濟」的供給面也產生質變,他們不再是鄰里眼中花大錢改設備的傻子,而是將鄉間資產養成活根,引進社群活水讓根經濟發芽的好農營運長。

革命尚未成功,但願意嘗試的人變多了,消費者的認同,也讓價值化成產值的成功機率變高;這群好農營運長,將在地的人情、生態,化作經濟資產,將世界的產業變革與機會帶入鄉間,也迎向台灣新的經濟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