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竣民/軍校校長也要變成政治的應聲蟲?

軍事教育條例,軍校,軍事教育,國防部,部隊,國防大學,軍人

▲軍事院校的教育目標與一般大學不同,如果由政務官空降接任,對於強調領導力的軍校而言根本是記自傷拳。(圖/陸軍官校)

● 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日前由執政黨立委聯合提案,欲修改《軍事教育條例》第8條的條文,好讓「曾任政務官兩年以上,並具有教授資格,成績優良者」,也可出任各級軍校校長、副校長與教育長等主掌軍校走向的決策職務。

此案本欲暗渡陳倉,未料經媒體披露後,外界輿論一片譁然,方才緊急撤案,即便如此,卻也在軍事教育界中引起一陣漣漪,但多半是落得吃相難看的回應。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軍校的教育除了一般學科以外,嚴格的生活規範與寒、暑假得繼續從事軍事專長訓練,相較民間大學玩四年的態度自有天壤之別。(圖/青年日報)

我國的教育體制歷經多次教改後,看似多元卻已飽受摧殘,直接暴露出滿街盡有大學生的文憑,整體平均的素質程度卻反而呈現倒退的現象,也就是高等教育平庸化,相信還是會令許多人感到憂心。而現在這一股改革風也吹向國軍的三軍院校了嗎?

軍隊國家化再走「回頭路」?

因為現行的國軍軍事院校首長均由軍職人員擔任,而人員任職條件、任期及任免職都由國防部訂之,如國防大學由上將出任校長,其餘各軍校校長由少將出任,教育長等職則為上校軍階。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想藉由修改條例達成政治企圖,任用一堆毫無行政績效的政務官來轉任,說穿了,那國軍各級軍事院校的主官/管職只是即將變成為回收那些政務官的資源回收站罷了,不過可以預見的是,以後的擅長風行草偃的國軍風氣,勢必走向「政治正確」絕對優先的老路,想要維持行政中立或軍事專業凌駕政治干預的超然立場;以及好不容易擺脫「黨指揮槍」而邁向民主國家「軍隊國家化」的路線,是否又要再走回頭路?

▲在政壇上被酬庸或失寵的政務官,真能夠成為軍校教育中強調不怕苦、不怕死節操的典範?(圖/青年日報)

其實國軍建軍已近百年,為何還在軍事教育文憑的認證上步履蹣跚,說穿了就是長期以來不被外界重視與認可外,還有國軍內部本身對於追求知識化的態度;這一點在技勤與支援為屬性的軍事院校中(如理工學院、國防醫學院…)還不會太偏,因為沒有相關背景與學歷的將校,也很難在這些院校中實際領導。

但是在以培育戰鬥為主的三軍官校中,因為長期在部隊服務的因素,加上野戰部隊中普遍存在部隊長不樂見幹部去受訓或自我深造的荒唐現象,導致受訓與深造幹部的考績常常是只有得到基本盤,對於後續在軍職中的歷練發展造成不利的影響。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久而久之,這樣的氛圍便形成「讀書無用論」,「野戰部隊幹得好,不如包包提得巧」⋯⋯的畸形現狀,這也難怪導致派任接掌院校校長或教育長職缺的將校不具備碩/博士文憑的窘狀;此點尤其以陸軍最為嚴重。

軍事院校教育如何正軌化?

如果,連鄧小平都曾在1970年代強調承平時期軍隊要把教育訓練提高到戰略地位,發展迄今,國內各行業或領域在當前專業知識與技術都以證書或檢定認證大行其道時,卻只剩國軍的少數軍事院校若還在封閉的環境下自玩自嗨,也難怪會被外界質疑。

尤其前一陣子喧騰一時的「國防大學」校長任用資格案,這一間由「戰爭學院」、陸、海、空軍指揮參謀學院、「政治作戰學院」、「理工學院」及「管理學院」合併而成的「國防大學」,其校長的選任大多是以資深的上將為主,也被稱為類「榮譽職」,任職條件顯然與一般民間大學院校相去甚遠,不過軍事院校屬性畢竟較為特殊,一昧地只拿校長的學歷做比較,好像也不盡合理。

▲民間大學跟軍校的差別,主要是在專業技能上的差異,這也是軍事院校的不可取代性。(圖/空軍軍官學校)

世界各國軍校體制皆因其國情而不甚相同,外國的制度雖然都可供參考,但國外的文化背景才是體制發展的主因,國內常想抄沿其制度,卻不去研究其發展背景,這樣的結果就是軍中許多新制度在推行上四處碰壁而最後無疾而終。

長期以來,國軍高層對於「教育」與「訓練」的認知常混淆不清,校長、教育長的任命也是隨高層所好,若再加上短暫的任期與坐這山望那山,只想繼續升官當跳板的心態,妄想著要出百年樹人的教育家也實在也很牽強。

試問,如果國軍幹部的基礎教育體制走向,在學術部分是要符合教育部頒的相關規定,但主事者如果對於大學法、教學典章…不夠深入或毫無頭緒,那在其短暫的軍旅生涯中,這些職務只是一個歷練而已,未來對軍事院校教育想要步上正軌的目標,根本就是在緣木求魚。

▲不同的軍種背景當然也會在教育內涵上呈現出特色,一般大學卻難以培育領導統御與團隊精神。(圖/海軍軍官學校)

撇開政黨黑手伸入軍中的企圖,國防部此時更應該正視到這一個問題,讓少數軍事院校在人才培育上更加健全,而不是只有畫出美好的職業生涯分流圖,搞到最後想進修的軍官紛紛轉為軍職教師後,絕大多數只想安逸地待在教育職,對於回歸部隊生活不僅可以敬而遠之(因為如果不是犯大過錯的話,甚至可以視其專長而不斷延役至該階級的最大除役年齡),那種與輪調制度絕緣的軍職發展路徑,不就是國軍將軍事院校校長設為「行政職」的盲點?

軍校的教育主旨雖然和一般大學不同,所強調的國家忠誠意識、軍事專業技能、領導統御、道德教育⋯⋯可能都比文憑重要,因此對於校務主導者雖然可以在學位上勿須過分執著;但如果在出席對外諸如校長會議等公開場合時具備相關學位可加分,讓外界學者也能一改對於軍人不讀書的刻板印象,這樣不是更好?

熱門點閱》

► 外媒憂台軍》黃竣民/「善變」軍訓役與「不變」低戰力

► 外媒憂台軍》張延廷/國軍最大問題是沒面對「問題」

► 解讀經濟學人》盧信昌/壓迫女性恐導致「舉國沈淪」

► 林建甫/電力問題 中國難短時間解決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