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結毒梟販毒「8年海撈1.6億」! 最貪調查官徐宿良出庭全認罪了

▲▼徐宿良,調查局貪官。(圖/翻攝臉書)

▲調查局前機動組長徐宿良勾結毒梟,於16日桃園地院開庭時認罪了。(圖/翻攝臉書)

記者沈繼昌、戴若涵/桃園報導

調查局2020年11月間爆出搞丟6.5公斤安非他命一案,經桃園地檢署調查後發現,航機站前機動組長徐宿良與毒梟有掛鉤。日前依依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私有財物及販賣毒品、洗錢及偽造文書等罪嫌將徐宿良等9人起訴。桃園地方法院16日首度開庭,徐宿良針對各項指控認罪了。

桃園地檢署偵辦法務部調查局航業海員調查處基隆調查站(下稱航基站)調查官兼組長徐宿良等人涉嫌貪污治罪條例等案件,歷經數月的縝密偵查後,案情有重大發展,已將包含徐宿良在內之9名被告偵查終結提起公訴,起訴之犯罪事實共計3部分,分別為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私有財物及販賣毒品、洗錢及偽造文書等罪嫌。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檢方指出,徐宿良2012年11月間透過目前正在大陸服刑的楊姓幫派分子告知,將有一批管制藥品「一粒眠」要出口到馬來西亞,需要徐宿良配合,讓該批一粒眠出口後,再用國際合作方式,通知馬來西亞方面查緝。

徐宿良接獲情資後,隨即通報航基站、法務部調查局相關人員立案,並由他承辦,但因為財政部關務署基隆關不同意放行,這才於同年月14日改成「密報查獲」,在基隆關六堵分關起出17箱、共98萬220顆的一粒眠扣案,並由徐帶回航基站保管。

但因為幫派分子楊男無法向貨主交待,轉而要求徐宿良負責,徐宿良答應後,先將與本案有關的秘密文件影印後交給楊男,讓其得以暫時取信貨主,後又於同年12月至2013 年7月間,2人趁著辦公室無人之際,偷偷將其中3萬顆一粒眠用仿品調包。

徐宿良及楊男2015年6月間,利用徐開車取回經法務部調查局鑑定完畢的K他命的時候,再度以調包的方式,將92.86公斤的K他命換成氯化鈉。楊男再另外找來一名蕭姓男子幫忙尋找毒品買家。徐宿良藉此獲得1千萬元不法所得,楊男獲得1922萬4千元,蕭男則是獲得34萬元不法所得。自此之後,徐宿良食髓知味,勾結不法分子連續犯下多起類似案件。

除此之外,徐宿良自2015年5月至2019年11月間因販毒坐擁大量現金,徐宿良為了掩飾、隱匿,陸續將大額現金交給妻子李翠萍,並將前存入李翠萍及其弟、其子等親人的名下帳戶、銀行保險箱,並購買價值數千萬元的房屋、名車、名錶、名牌包、精品、鑽石及壽險、外幣、基金等;而張姓男子自2018年2月至2019年11月也因販毒坐擁大量現金,也用類似方式洗錢。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桃園地檢署將徐宿良依照販毒、洗錢等罪嫌將徐宿良起訴。(圖/記者沈繼昌攝)

徐宿良等人總共侵吞的毒品數量為3萬顆一粒眠、K他命524.139公斤,不法所得高達1億6808萬2100元,相關人等張益祥、楊(大陸服刑)、蕭煜弘、夏尉瀧、王念慈等人則分別獲取1億4414萬2000元、3245萬3500元、918萬9520元、854萬9520元、2萬元等不法所得。

另外,偽造文書部分,林聖智於2019年間為航基站副主任,詹孟霖時任航基站緝毒組調查官,2人與徐宿良在2019年11月26日前,明知6.529公斤安非他命下落不明,竟由詹孟霖擬具函文後,在回覆桃檢催辦的航基站公文內,登載「毒品送鑑中」的不實內容,並依公文陳核流程,經徐宿良、林聖智用印後由當時不知情之航基站主任決行發出至桃園地檢署。

徐宿良於16日於桃園地方法院首度開庭時,就犯罪事實全部坦承,透露航基站查緝到的毒品長年來都沒有專門的存放空間,才會放在辦公室、儲藏室等處,且鑰匙就放在公用鑰匙盒中,大家都可以拿到,讓法官相當震驚。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雖然徐宿量坦承犯行,但徐的律師主張,徐宿量在筆錄中供稱,盜賣1公斤K他命可獲30萬元,但檢方卻以每公斤40萬元計算,認為犯罪所得被高估,要求釐清犯罪所得,另外,徐的律師還數度以盜賣毒品是「長年來的連續行為」,要求併案辦理,讓檢方相當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