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火線/與魔鬼共騎:翁山蘇姬的民主安魂曲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緬甸反對黨魁翁山蘇姬。(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緬甸的「民主之母」:「鋼蘭花」翁山蘇姬。(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記者朱錦華/特稿

翁山蘇姬身上有多個「雙重性」。她是將軍的女兒、緬甸的國母;但同時又是英國人的妻子和母親。上述的雙重身分焠煉出她的兩個靈魂:一是國族的,富含本土價值。另一個則是西方的,代表普世價值。

前者讓她在「羅興亞人遭種族滅絕」議題上跟國人站在一塊,甚至挺身為軍方辯護。向西方解釋羅興亞人並非單純是受害者,同時也是(至少曾經是)加害者。後者則驅策她帶領同胞爭取自由民主,向軍方抗爭。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她採取的抗爭手段,有兩條路線可以選擇。一是跟她老爸翁山將軍一樣,選擇槍桿子:結合地方武力或策反部分開明派軍人,推翻軍方的掌權者。這種選擇可以迅速成功,但難度和風險都很高,而且可能產生後遺症(例如製造出另一個軍事獨裁者)。這種做法也跟信仰甘地非暴力主義的翁山蘇姬性格不合。

於是,她選擇了另一攸路線:透過自己的抗爭和外面世界的施壓,逼軍方讓步、開放;再透過選舉,一步一步實踐民主。這套戰略的好處是穩紮穩打、較少流血犧牲(事實上,它也的確一度成功了)。但壞處是不確定因素和潛在風險一直存在(槍桿子在別人手上)。

果然,國會大選三連敗後的軍方,說翻臉就翻臉,今年2月沒收去年底的選舉結果。一切回到從前,緬甸的民主果實瞬間化為烏有。

東南亞很多社會主義政權,當初都是靠槍桿子起家、趕走帝國主義者的。緬甸、越南、寮國、甚至如今表面上是君主立憲、實際上卻是一黨專政的柬埔寨都是如此。這些社會主義政權無論是「無產階級(共產黨)專政」還是「槍桿子專政」,都會創造出一個屬於統治階層、讓人民吃苦、自己吃香喝辣的「新階級」。

這些社會主義政權普遍經濟落後。到了後來終會被形勢所逼,不得不有所改變。但他們只願意經濟開放。卻不肯政治改革。他們搬出著名思想家胡適的名言:「容忍比自由重要」,遊說人民說先把經濟搞好、讓大家吃飽肚子,再來推自由民主會比較好,社會才不會亂。事實上只不過是為了讓「新階級」繼續吃香喝辣而已。而維護「新階級」利益的法寶,當然就是桿槍子。

翁山蘇姬是不認同「先吃飽,再談民主」這種論調的。所以她早在緬甸經濟開放之前的1988年9月,就成立了「全國民主聯盟」,Push軍方讓步,推行政治和選舉。

在外國力量施壓下,緬甸軍政府被迫於1990年舉行了全國大選,當時在翁山蘇姬被軟禁的情況下,她領導的「全民盟」仍然取得絕對優勢(贏得58.2%選票,國會492席裡的392席,將近八成)。但軍方馬上就反悔了,沒收選舉結果,「全民盟」被宣布為非法組織。

1991年,正在軟禁中的翁山蘇姬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外國的壓力更大了,1995年7月,翁山蘇獲得釋放(其後又多次放了又關,關了又放) 。1997年,她遠在英國的丈夫阿里斯(Michael Vaillancourt Aris)被診斷出罹患前列腺癌,而且已經到了末期。

緬甸軍政府以「沒有足夠的設施照顧他」為由,拒絕發簽證給阿里斯來緬,讓他夫妻見面。翁山蘇姬則擔心自己一旦飛往英國探望病重的丈夫,就很有可能再也無法返回緬甸。為了保住祖國的民主前途,她忍痛捨棄跟丈夫見上最後一面的機會。1999年3月,阿里斯病逝。

直到2010年10月27日晚,緬甸政府終於鼓起氣,宣布釋放翁山蘇姬,之後更在2012年4月舉行國會補選。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獲得壓倒性勝利,拿下補選45席裡的43個席位(國會兩院席次合共664席)。2015年11月,「全民盟」再度在國會大選裡囊括90%的選票,取得執政權。

但於於她的丈夫是英國人、兩個兒子都有英國國籍,而憲法規定總統家人不得擁有外國籍。國會裡的軍系議員反對修憲,修憲案被否決,因此翁山蘇無法參加同年11月舉行的總統選舉。

2016年3月,她進入政府內閣擔任緬甸外交部部長兼總統府事務部長。同年4月,獲任命為「國務資政」,實質上是政府的最高領導人(總統由「全民盟」的碇喬擔任)。

從2010年10月至2021年1月這大约10年間,是翁山蘇姬從政生涯的顛峰,她領導的政黨勝選,同時活躍於國際政治舞台。 但這是她忍辱負重妥協得來的結果。因為緬甸軍方願意開放選舉,條件是上下議會664席裡,25%席次必需保留給軍方,即166席由軍方直接任命。總統之下又有第一及第二副總統,擁有提名權可以左左政府裡的權力分配。而且,在內閣成員裡,軍方更掌握國防部、邊境事務部等拿槍桿子的重要人事權,總統身為三軍統帥的領導權幾乎被架空。

以翁山蘇姬跟緬甸軍方的苦大仇深,理應是勢不兩立的。但為了保護脆弱的民主幼苗,她妥協了。甚至在國際法庭上就羅興亞人事件替軍方辯護,自毀高道德標準的「人權鬥士」形象。

無奈,正如張宇說的,用心良苦總成空,2020年11月,「全民盟」又在選舉中贏得超過80%的選票,即將在翌年2月展開他們的第二個執政任期。以國防軍總司令敏昂來為首的軍頭擔心軍方勢力從此一蹶不振,遂以選舉舞弊為由,於2021年2月1日清晨發動政變,逮捕翁山蘇姬等重要官員,並宣布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一切又回到原點。

緬甸軍方反反覆覆的態度實在讓人厭煩,原因是「民主自由」這個潘朵拉盒子實在太可怕。我想,未來只要是敏昂來繼績掌權,應該不會再搞「民主」這一套了。而翁山蘇姬今年已經75歲,捲土重來的希望未免有點渺茫,她一手建立的民主大業恐將夭折。

外國這時候理應會伸出援手的,但他們真正能制裁緬甸的力道本來就薄弱,加上西方列強目前正卯起來圍堵中國,根本無暇兼顧,緬甸民主的前途希望,未來很可能落在前仆後繼、抗暴不懈的年輕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