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火線/從美國大選看法官、公職人員的脊梁骨

▲美國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巴雷特(Amy Barrett)。(圖/路透)

▲美國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的「背叛」,可能是川普心中的最痛。(圖/路透)

記者朱錦華/特稿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或許已經落幕。但變臉的「川劇」,目前仍在熱演。川普聲稱這場大選是「被竊走的選舉」。然而他提出的證據十分很薄弱。他的「神邏輯」,除了鐵桿川粉之外,其他人都很難聽得進去。

他指控對手選舉舞弊、作票。但大眾都曉得,作票是執政黨、國家機器才辦得到的事(孤陋寡聞的我,至今還沒聽說過有哪個國家的反對黨有本事作票)。

[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場大選,大家普遍認知:民主黨的拜登是靠著通訊投票才在幾個關鍵搖擺州逆轉勝的。選前儘管川普對通訊投票千般不願、百般阻撓,但只要你在選前並未宣布通訊投票是非法的,它們就是合法選票。你不能計算完選民在投票站投下的票後,驟然宣布通訊投票不能列入計算。除非你有真憑實據證明這些票「攏是假」。

川普卻提不出證據。他僅憑著一些謠言和小瑕疵個案指控選舉舞弊,當然很難讓人信服。我這裡所說的「人」,並非專指川普的反對者,相反的,是指本來支持他的官員、法官、以及黨內同志。這才是最弔詭的地方。

想想看,被翻盤的幾個搖擺州裡,有些其實是由共和黨人主政的(例如亞歷桑那、喬治亞州)。如果真的有選舉舞弊這回事,基於黨同伐異原則和同黨利益,共和黨執掌的州政府怎會不卯起來查弊、力挺總統同志?問題就在於「查無此事」嘛!

然後,《華郵》曝光了川普向喬治亞州務卿拉芬斯柏格(Brad Raffensperger)施壓的錄音檔。當中川普逼迫對方「要找來11780張選票」,讓他在該州重新計票時扭轉選舉結果。拉芬斯柏格算是有脊梁骨的,他拒絕了。此一事件剛好反證想作票的並非別人,正是川普自己。

另一個例子,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算是「總統的人馬」沒錯了吧?之前在通俄門調查報告中,他也是全力為主子開脫。這場總統大選若有舞弊情形發生,他豈有不挖地三尺、查個水落石出之理?然而巴爾卻對外宣布說:「迄今為止,我們尚未發現足以改變大選結果的大規模舞弊。」

相同的例子,許多法官本來都是挺川普的,那為什麼在一椿椿的司法訴訟裡,川普陣營提出的選舉舞弊申訴統統被駁回?原因還是跟上面一樣:查無實據,挺不下去!

更具代表性的例子是:去年底獲川普提名、4天就火速獲參院通過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當時48歲的她意外獲得如此崇高職位,能不感恩戴德、報效主子?然而,當賓夕法尼亞州共和黨人請求阻止對該州選舉結果的證請時,9名大法官一致決議:駁回!當中包括巴雷特和川普親自提名的另外兩名大法官。

原因是川普有任期,大法官的清譽(以及職位)卻是一輩子的。若是眛著良心替川普的不實指控背書,未來如如何面對美國人民和自己的神聖職位?

最後一根挺住的脊梁骨,是副總統潘斯(Mike Pence)。國會參眾兩院6日舉行聯席會議,認證選舉人團選出拜登為下一任美國總統時,川普要求潘斯拒絕認證。但身為川普的親密戰友兼會議主席的他,沒有理會總統的要求。儘管潘斯可能有他的政治考量,但4年來從未曾公開忤逆過主子的他,在這重要關頭反川,也是需要很大勇氣的(許多鐵桿川粉揚言要吊死他)。他所堅持的,是一個「理」字。

自從選舉結束迄今,接下來川普發起的一連串訴訟和反制動作,每一場戰役都慘輸。美國畢竟是一個有兩百多年民主根基的大國,一位一位法官和公職人員面對大獨裁者的威脅利誘和施壓,他們還是挺住了:不違背良心、不被收買、不屈服。許多自詡為民主自由國家的法官和公職人員,對比之下能不汗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