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偉航/阿嬤,為什麼妳總要把我餵成神豬?

2017年06月9日 00:05

▲現在無論人或動物,只要外型圓滾滾、胖嘟嘟都會說是「阿嬤養的」。(圖/視覺中國CFP/示意圖)

近期有許多過胖動物的組圖在網路流傳,標題都是「阿嬤養的」,頗能讓人會心一笑。多數人的阿嬤,好像總覺得兒孫輩會營養不足,一見面就拚命的「餵食」。許多人因此而打趣的說如果這類阿嬤有養狗、養貓、養老虎,大概也都會養成巨胖型的卡比獸了。

而已為人父母者,則會聯想到另一種類似的現象,但不是和吃相關,而是和穿著有關:阿嬤總是怕小孩著涼,常讓兒孫穿了過多的衣物,反而害小孩快中暑。有醫師形容此類狀況為「有一種冷,叫做阿嬤覺得冷」。

雖然多數人認為這些阿嬤的行為有點過頭,但大家也都能體察到其中濃厚的溫情,不忍苛責。而且就算這種行為有道德上的錯誤,通常都是小錯,只要相關人等沒有意見,稍微提點正確做法即可,不需要過度批判。

不過上述兩種比喻之所以能引起廣泛共鳴,就代表類似現象十分普遍。我認為這代表台灣社會存在一個結構性問題,尤其這結構性問題遠比「過胖」、「過熱」還要值得大家的關注。

若要談論這個結構性問題,就得先反問:為什麼阿嬤總會覺得你冷?會覺得你餓呢?

有些人主張,阿嬤這些長輩們因生於糧食匱乏的年代,所以特別在意吃得夠不夠、好不好。再者老人家的新陳代謝、血液循環通常不佳,所以體感溫度比常人要低,常覺得冷。正因為他們自己有過這些感受或經驗,又對你有滿是關懷之意,當然就會得你「可能」也餓了、也冷了。

也因為這些理由皆出於「主觀感受」,於是有批評者主張,阿嬤們因為處理訊息的態度過於陳舊,且行為不對應他人需求的機會很高,所以在科學昌明的現代,我們不應該那麼依賴「阿嬤的直覺」。

尤其當阿嬤把自己的需求看成是年輕人的需求,往往就無意去解決年輕人真正的困擾,這種思考模式反而會造成年輕人進一步的生活壓力(也就是真正的問題沒解決,又多出要吃、要穿的壓力),算是世代衝突的一種呈現。

但我認為這狀況應該反轉過來思考。阿嬤當然不會是白痴,精明的長輩多得是,他們之所以「殊途同歸」的展現出類似的行動,除了主觀因素外,還很可能有社會結構面的「推力」。

究竟是什麼推力呢?其實就是她們表面上受到尊敬,但女性長輩因為能掌握的資源相當有限,一般來說只有食物和衣物而已,因此她們只能在這兩方面擠出一切所有,來展現她們對晚輩的關愛。

反觀男性長輩有些能提供子孫工作機會或事業人脈,甚至有些會大氣的給車、給房,但就算是掌握家中帳本的女性長輩,在調度這些資源方面通常沒有決定權。相較於男性長者所擁有的資源,女性長者擁有的實在太少。

▲因為多數阿嬤長期掌管家人吃與穿的需求,所以就會習慣性的只關心生活中的食與衣是否足夠。(圖/視覺中國CFP)

這當然是受到過往性別歧視的影響。當女人被趕到廚房或曬衣間,這類男人不屑涉及的場域便會成為她們擴權的重點。男人的決定若在「住、行、育、樂」,女人就會想辦法在「食、衣」部分生出變化。

例如逢年過節時的大桌菜,就這麼成為阿嬤們證明自我存在意義的重要戰場。表面上是熱鬧豐富,但這種豐盛,是由長時間、多方面的冷清淡薄所逆向形塑出來的。由此看來,阿嬤們的處境確實可嘆,而他們拚命灌食下一代的熱情,也就不應再推卻。

如果這種現象確實是需要被解決的問題,或這個歧視的結構有必要打破,那我們就應該思考真正有用的行動為何因為表面上的否定或拒絕,很可能會讓阿嬤的處境更惡化(少數可以掌控的關愛行動也被否定);一律接受呢?阿嬤可能會一直餵下去,你就算拚了命吃光,阿嬤可能還是會因為無法供應你的「龐大需求」而感到自責。

若要「治本」,應該直接改善阿嬤「資源不足」的處境,讓她們擁有更多、更廣的資源調度權力但這很有可能不是晚輩能做到的,需要「阿公們」的主動意識與配合。

所以應該「教育」長輩呢?其實政府還真有類似方案,就是訓練「公嬤」、「爺奶」成為合格保母(擁有證照),讓他們學習合於當代標準的養育知識。然而,在基層實際訓練「公嬤」、「爺奶」的講師表示,許多受訓長輩的「執念」相當強,不太願意接受科學新知與現代價值觀。

連專家都搞不定了,那還能怎麼辦?我的建議是,阿嬤們除了資源有限外,其實更大的問題在於她不太清楚你的真正需求為何,特別是還有什麼地方是她可能幫得上忙的。這就需要和她充分溝通,讓她知道兒孫除了餓與冷之外,還是有某些她的能力可以涵蓋的部分。

有些需求其實用不到什麼資源:像一些母語用詞不會唸,或是有關阿嬤生活時空的資訊。這類互動可能對兒孫有具體幫助,至少也可以分散或轉移阿嬤們的注意力,讓她不會這麼集中在吃和穿上發功。

或許你早已發現,正是因為少了溝通,她們才會企圖以餵食和添衣來與你重建聯繫。這是種無奈,但換來的也總是無奈,還有一身的肥肉和外套。多溝通吧!讓她了解自己能做的事,其實還有很多很多。

好文推蔫

周偉航/同婚的負面影響:讓反對者像笨蛋

周偉航/為啥沒人在意強者對電玩的執著?

周偉航/為什麼愛看行車紀錄影片?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周偉航,筆名人渣文本,經營粉絲專頁「特急件小周的人渣文本」,輔仁大學哲學博士,專長為倫理學,曾從事政治公關工作,目前為時論專欄作家。本文不代表公司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