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新聞雲

»
»
»

「嚇死人」不只是文學修辭 醫學上真的可能會發生!

▲央視曾製作節目介紹呂后與戚夫人。(圖/翻攝自YouTube)

文/譚健鍬

太后遂斷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飲喑藥,使居廁中,命曰:「人彘。」居數日,乃召孝惠帝觀人彘。孝惠見,問,乃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歲餘不起。使人請太后曰:「此非人所為。臣為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孝惠以此日飲為淫樂,不聽政,故有病也。 《史記‧呂太后本紀》

恐怖和驚嚇不僅是對人的瞬間刺激,有時還會引起持久的傷害,導致病患難以自拔。可見,「嚇死人」不只是文學的修辭或者民間的俗語,在醫學上,並非絕無可能。

漢惠帝劉盈自幼生活在母親呂后的陰影下,當了天子也不例外。父皇劉邦駕崩不久,宦官帶著他路過一所臭氣沖天的茅廁時,陰陽怪氣地說:「陛下,太后請您去看一件『人彘』。」

彘,豬也。惠帝大惑不解,人是人,豬是豬,如何合體為一?他戰戰兢兢地走進茅廁,一看立刻感到毛骨悚然;但見一隻只有軀體和腦袋的怪物,禿著頭,既無兩手,又無雙足,眼內無珠,只剩血肉模糊的窟窿,嘴開得甚大,茍延殘喘卻不能發聲。惠帝驚怕得渾身發抖、大汗淋漓,追問宦官是何物?宦官故意推託再三,方說出「戚夫人」三字。一語未了,惠帝幾乎暈倒,勉強定了定神,想問個仔細。太監附耳低語,戚夫人手足被斷,眼珠被摳,兩耳熏聾,喉嚨藥啞,扔入廁中,折磨待死。

戚夫人是劉邦生前的寵姬,也是惠帝情同手足的同父異母弟趙王劉如意的生母。惠帝聽罷大怒,斥責道:「何人膽敢如此?」宦官誠惶誠恐地說:「此乃太后之命也……」

惠帝一聽,頓時如五雷轟頂,隨即癱倒在地,那一刻,母親在腦海中已完全蛻變成一隻嗜血如命、吃人不吐骨頭的白髮狂魔!他痛苦萬分地哀嘆:「此非人所為。臣為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

每個正常的母親都不會故意讓自己的孩子生活在恐怖、痛苦和憂憤之中,呂后為了立威,卻冒天下之大不韙!受到突然驚嚇和重大精神打擊的惠帝,從此一蹶不振,自暴自棄,不理朝政,日夜淫樂,在位七年就駕崩了,得年僅二十三歲。

南宋第三任皇帝─宋光宗趙惇也曾經歷血淋淋的驚悚事件。這些從小生長於深宮之中,過著養尊處優、錦衣玉食生活的天皇貴冑,與那位在金戈鐵馬、血雨腥風中拚命廝殺的祖先宋太祖趙匡胤相比,最缺的就是心理精神層面的磨練。

父皇宋孝宗認為三兒趙惇「英武類己」,便捨長立幼,詔立趙惇為皇太子。宋光宗學識淵博,也關心民生疾苦,本來具備當賢君的潛質,可惜,一切都被他的太太搞砸了。光宗皇后李氏在嫉妒成性和心狠手辣方面,一點都不比前代的呂后遜色,偏偏皇帝又是懼內的膽小鬼。

有一次,光宗在宮中盥洗,看到侍奉的宮女遞來纖纖玉手,一碰,玉滑無比,一看,白嫩可人,他禁不住讚了一聲「好」。第二天,有內官給光宗上了一個食盒,謂乃皇后所送,光宗以為是什麼精巧點心,便隨意打開一看,頓時被嚇得魂飛魄散,驚叫不已,連滾帶爬才被扶上龍床。原來,盒子裡面一雙血肉模糊的玉手赫然在目。受此一驚,光宗精神恍惚,「目瞪不瞬」,「憂懼不寧」,常在夢中暗自哭泣。

光宗本來身體就有毛病,經過嚴酷的刺激後,心疾加重,精神逐漸崩潰,只好待在宮中養病,時好時壞。由於李氏在父皇孝宗面前說三道四,父子關係愈發緊張,光宗不願探視年老的太上皇孝宗以盡孝道,群臣百姓都謂之「不孝失德」,但他不聽勸諫,直到孝宗病危乃至駕崩,光宗都無動於衷,堅持「潛水」不露面,連葬禮也不肯主持。那次精神刺激對他畸形心理的形成確實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響。

這樣的皇帝怎能治國?太皇太后和群臣便密謀把他廢去,強迫他禪位於兒子趙擴,是為宋寧宗。倒楣的宋光宗趙惇在位不足五年,很快在鬱鬱寡歡中駕鶴西去了,享年五十三歲。值得一提的是,他後來被軟禁於福寧宮,禁內多以「風(瘋)皇」視之,都覺得他腦子有問題。

他們老趙家的心理素質的確不怎麼樣。宋光宗有一位遠房親戚,輩分高他許多,叫趙元偓,為宋太宗幼子,頗有文學、音樂才華,不料,四十一歲時,元偓遭火災驚悸,「暴中風眩薨」。古代中風的概念當然與現代醫學不盡相同,腦部血管的病變按理和外界刺激的影響不很密切。元偓很可能是被突發的火災嚇得神志失常,繼而去世。

在大部分古人看來,病患出現精神異常錯亂,乃至理智喪失,多半是由於魔鬼附體所致。據《孫公談圃》記載,蘇轍之妻史氏「遇祟(中邪)」兩年,稱有四鬼環守。家人延請精於天心正法的何殿直來收妖,何道士先造天獄、築壇,然後追捕鬼祟。是夜,史氏甦醒,家人詢問兩年來的歷程,她說:「皆不記,但如夢中耳。」面對妻子的行為異常,蘇轍一家也如凡夫俗子,認為乃鬼怪作祟使然。至於為何能甦醒,倒是一個謎。

正由於人們有神怪思想,居心不良者便打起了小算盤。《師友談記》講了一則故事,某日,蘇軾次子蘇迨的乳母突然發狂,「聲色俱怒,如卒伍輩唱喏甚大」,還自稱鬼附身。東坡便與之辯論,認為人間自有人間之理,鬼祟自有鬼祟之理,雙方必須遵守互相的遊戲規則,就連神明也不例外。

人若為惡不善,神鬼才可「狂發遇祟」,否則不得無故作祟害人。東坡對鬼祟的要求一概拒絕,最後鬼祟不得已,只得討一杯水喝。喝完之後,乳母腿軟倒地,隨即甦醒,然而,乳母的奶水「因此遂枯」。

難道是淘氣之鬼以枯竭奶媽的哺乳能力,讓蘇迨無奶可喝做為懲戒,報復蘇軾的堅持不讓?從事情的前後來看,那位乳母更像在演戲,但表演技巧比較拙劣,也許是有些不可告人的訴求,總之東坡看在眼裡,大概猜到三分,只是不戳破那層薄紙而已。蘇軾可能是古代為數不多的唯物主義者,對鬼神之事至少持懷疑態度,沒有一味迷信。



從現代醫學的角度分析,漢惠帝、宋光宗他們極有可能是患了創傷後壓力障礙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所謂PTSD,是指人遭遇劇烈身體或心理創傷後,出現的持續精神壓力症狀。有不少病患症狀持續數月之久,甚至更長。

他們親歷或目睹他人生命遭受威脅的嚴重身心傷害事件,包括戰爭、搶奪、性侵、施虐、綁架或監禁,還有重大意外或災難如地震、海嘯、火災等,都可以導致PTSD。負面事件發生後,病患會不斷感到恐懼、無助、麻木、記憶力減退、注意力不集中、惡夢連連、容易激動惱怒、反覆想到當時可怕的情景。

病患經歷創傷時,因事件突然且對身心產生嚴重威嚇,他們很難消化這些負面情緒,形成「情緒消化不良」,並衍生各樣逃避行為,試圖讓自己好過一點。可惜,愈是逃避,這些負面情緒就愈是根深柢固,對病患的影響亦日益加劇。近年有關大腦的研究發現,PTSD病患的大腦海馬體異於常人,而海馬體對人類的情緒和記憶十分重要,因此科學家推論,重大的創傷壓力影響了患者的記憶系統,使之出現混亂和創傷事件不由自主地經常在腦海中閃現的情況。

許多病患原本合併其他疾病,一旦不幸引發PTSD,一切生活規律均被打破,無法繼續原先的生活,身心狀況極易每況愈下,加速走向死亡也是預料之中。而嚴重的負面精神狀態,如委靡、驚恐、憂鬱等,本身又會滋生其他惡疾,甚至誘發自殺傾向。

可憐的少年漢惠帝正是遭受人彘的強烈刺激,心理傷害過大,無法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上,以至於放浪形骸,走上了慢性自殺的不歸路。這是滿腦子醋意、野心和權謀的呂后怎麼也沒想到的吧?



宋光宗也好不到哪裡去。自從被砍下的美人雙臂嚇到之後,他的日子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簡直有如驚弓之鳥,一閉上眼睛,那血淋淋的、慘白的雙臂便浮現在腦海中,還不斷滴著渾濁發臭的腥血。每逢遇到要打開的櫃子、盒子、箱子,他心裡都會恐慌不已,疑神疑鬼,害怕一揭開就讓那雙血手猛地伸出來,彷彿要抓住自己的脖子、摀住自己的嘴巴似的。皇帝的生活因此無法進行下去了,自然,這位光宗也加快了走向崩潰的邊緣。

皇帝、貴族和社會名流遭遇到這類不幸尚且命運如此坎坷,普通百姓就更糟糕、更悲慘了。不管是皇家還是黎民之家,人們認為家有精神病患實在不光彩,於是多將病患留在血緣組織之內,最好悄無聲色,沒有任何外人知悉。此外,也有少數病患會被家人遺棄,淪落到乞食於市的地步。

畢竟,宋代尚未出現精神病患集中管理的機構,帝王更是不可能進入其內接受治療,縱使患病後依舊衣食無憂,甚至可以頤指氣使,但由於他們的怪異行徑,客觀上已經被家族和政權所拋棄了,在壓抑情緒無法科學排遣的時代,他們的日子只能是雪上加霜。

●作者譚健鍬,廣州中山大學醫療系畢業,廣州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心血管內科碩士,現任澳門鏡湖醫院心臟內科醫師,專擅心血管疾病診療,澳門作家協會會員,澳門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常務理事,《澳門日報》專欄作者,愛好歷史與文學,醫療工作之餘投身寫作,多次獲得文學創作獎項。著有《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病榻上的龍》等。本文出自時報文化《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

博客來TAZZE誠品金石堂 好評發售中!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訂閱《生活新聞》電子報: | 《生活新聞》RSS 訂閱
訂閱《生活新聞》電子報: | 《生活新聞》RSS 訂閱 | 下載新聞工具霸

讀者迴響 使用G+留言